第8章 切,要切! - 都市护花高手

第8章 切,要切!

李睿直接没理他,蹦到了一个摊位前。 “老板,你这块石头怎么卖?” 李睿指着一块只要拳头大小的毛料,对着一位身着十分寒酸、瘦瘦的老汉问道。 “本来卖400块,你要想要,300拿走好了。” 老汉一直没什么客人,见到李睿上前,憨厚的笑着说道。 “好,给你,400块。”李睿递给了老汉400块钱。 “谢谢你,小伙子,祝你一定能解出石头来。”老汉合不拢嘴的收过钱。 他本身没什么钱,因此在赌石场租用的摊位,以及购买承包的赌石,都是最便宜的。因此,也一直没什么客人。毕竟,他摊位上那些只有两三公斤重的石头,重量可能连人家赌石切开扔掉的边角都不如。解出石头的可能性太小了,根本无人问津。 本来他都有些心灰意冷了,此刻顺利卖掉了一块石头,心中是充满了感谢。 几位富少在旁边见到这一幕,都不禁哈哈嘲笑起来:“我擦,穷叉就是穷叉,买块赌石都不舍得花钱,买块400块的废料,真是丢人!” “是不是废料,待会你们就知道了,可要睁大你们的狗眼!” 李睿冷哼一声,然后走到一家切石机前。 “师傅,帮忙切一下石头。” 切石机师傅看了看李睿递上来的石头,皱着眉头略显为难,劝说道:“小伙子,我劝你这块石头还是别切了,有绿的可能性太低了。” 在赌石场,虽说一块石头能否切出绿来,本来和切石师傅是完全不管的,完全在乎于顾客的毛料,但是绝大部分顾客还是会不可避免的或多或少相信运气这一说法。 如果切石师傅解石成功率很高,便很容易受到追捧。若是天天切垮,顾客也会觉得这切石师傅晦气,哪怕切石水准再高,也会避而远之。 因此,对于不太可能出绿的石头,切石师傅是不愿意碰的。 “切,要切!”李睿可没明白其中的道道,连连点头。 切石师傅叹了口气,却没有拒绝,开了切石机。 “这么切!”李睿在旁边对着石头比划着。 切石师傅按照吩咐,一刀干脆利落。 “咦,竟然出了绿!”切石师傅有些意外的看着毛料切面。 周围一些人听到他的嘀咕声,也都纷纷凑了上来。 “拳头大的毛料,也能出绿,真是****运啊!” “看这绿意,估摸着至少也得是冰种,甚至是玻璃种啊……” “奶奶的,这谁运气也太好了,这块破石头几百块估计都没人要,这下价值得翻百倍了。” …… 切石师傅很快,将整块翡翠剖了出来,“嗯,不错,是冰种,色正水足,小伙子你运气不错,。” 说着,将翡翠递给了李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样子像是很满意。 说实话,这块冰种并不大,比鸡蛋还小,顶多也就是几万块的价值,像这样的翡翠,切石师傅能切出不少,并不会大惊小怪,但是,能在一块拳头大小的垃圾毛料中切出这样的冰种,也简直就是奇迹了。 “嘿嘿,谢谢。”李睿得意的接过。 “小伙子,你这毛料在哪买的啊。”围观人中有人按捺不住,问了起来。 因为赌石都采自于老坑,带有翡翠的赌石很多时候具有随同性,也就是说,带有翡翠的赌石,它附近的赌石,里面有绿的可能性是要高于其他地方,这是由翡翠形成的地质条件决定的。 “是那个老伯那里买的。”李睿伸手一指身后那位老伯的摊位。 那位老伯见李睿解出了绿,此刻还处在怔然的状态,可下一刻,一大批顾客朝着他的摊位涌去,开始大量购买赌石,这让老者笑的合不拢嘴。 “怎么样,几位,服不服,刚才你们不会说这块石头不会出绿吗?” 李睿捏着翡翠,走到了雷少几位的面前,得意的展示着自己的战利品。 “切,就这种破绿,我们随便都能解出来一大堆来。”几位富少都一个个鸭子嘴硬,不肯服输。 李睿撇了撇嘴,也不在理他们。 “哇,没想到你也能切出绿来。”刘薇惊奇的从李睿手中抢过,反复打量着。 “什么也叫我也能切出绿?”李睿听到这话,不禁翻了翻白眼,“先前在吴小萌的生日宴上,我不还是切出一大块玻璃种呢。” “哈哈,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一直走****运。要不是知道现在世界上绝对没有一种仪器可以探测出翡翠来,我都怀疑你是带了什么仪器了。” “……” 就在这时,一位梳着光亮大背头,西装革履领带的中年人,拎着商务包走了过来,带着招呼:“先生,你好,我是**珠宝公司的总监,想收购你手中的这块翡翠,请问你有意向吗?价格绝对包你满意。” “不用了,倒是你有合适的翡翠,可以卖给我。”刘薇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他。 中年人一见名片上印着的刘氏珠宝,顿时略显赧然,还有激动:“一定,一定。”说完才走开。 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珠宝公司的总监,不过是赌石场的一个掮客而已。靠着收翡翠,然后卖给正规公司,赚取差价。 有了一次收获,李睿继续在人群中穿梭,来回寻找宝贝。 “嘿嘿,没想到我以前在道观中被师傅逼迫着练成的天眼通,除了一些猥琐的用途外,用来赌石竟然有如此奇效。” 默默地,李睿运转体内的道家真气,将真气汇聚于额前灵台。瞬间,他的眉心仿佛了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华,只是外人根本无从发现。 “老婆,你过来看下,怎么这块石头是切开的啊?还可以这样卖啊?只是这样,卖家不是很傻吗,里面有没有绿,岂不是看得很清楚。” 李睿站在一个摊位前,指着一块被切成两半的赌石问道。 刘薇走上前,解释道:“赌石分为全赌和半赌。在很早的时候,人们最初进行翡翠交易和赌博,就是全赌。但这种赌石方式风险特别大,因此,经历长久发展之后,新的赌石方式应运而生,那就是半赌石。 你也知道,翡翠赌石表面,都是有着一层厚厚的石头壳子包裹着,在赌石表面开出一个小口,也就是所谓的开窗,顾客就可以对赌石的基础状况有了更深的了解,比如种水色棉之类。从而让风险得到降低,只是有利有弊,虽然半赌风险较全赌更小,但变成了卖家和买家的双方对赌,一本万利的情况变得少了……” “原来是这样。”李睿点了点头。 这块半赌石已经被切出了绿斑和绿纹,小锅盖大小,李睿上前,看了看这块半赌石,竟然采用的是竞标形式————此刻标价是15万块。 “这块石头,我要买下来。”李睿对着刘薇说道。 刘薇点了点头,在上面标价16万。 然后,两个人继续到别处转悠着。 在这个过程中,刘薇还从一些解石成功的买家中,收购了一批翡翠,一会儿就花掉了几百万。 而不远处,雷少几个人却聚在一起密谋着。 “反正是,那小子有点邪门,现在就要是他看上的石头,我们就要买下来……” 很快,雷少在李睿刚刚贴上6万标价的石头,给标上了20万。 远处,李睿的嘴角溢出了一抹嘲弄的笑意。 …… 接下来,雷少几人发现李睿开始疯狂在赌石场里,竞标一些大型的赌石。 大型赌石,尤其是大型半赌石,价值一般都很高昂,需要竞标,而且价格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上千万。 李睿在前面标记价格,雷少几人也跟在身后不断的偷偷竞标,并且每一块价格都出的很高,反正是不差钱嘛。 结果,很快,雷少带着的雷氏珠宝让他带着的上亿用来购买翡翠的资金,竟然全部买了石头。 “没买到翡翠就没买到翡翠吧!反正买了这些石头,总是能开出不少翡翠,尤其要是开出一两件帝王绿,就能瞬间回本了。” 雷少买的都是那种精品的半赌石,一般这种半赌石的出绿率是特别高的。 雷少带着这些半赌石,找了一处切石机,切石机师傅当时可差点乐坏了。 这可是大生意啊,最重要的,这么多精品赌石,切出绿来,绝对是能提高自己在同行中的知名度啊。 这位切石机师傅还清晰的记得,就在去年,和你一起出道默默切了二十多年赌石的师傅,就因为切出了一块超级大的帝王绿,结果很快被捧成了什么‘一刀必涨’,现在年收入不知是自己的多少倍啊。 可是,随着一块块赌石在切石机上被切开,切石师傅的脸色那是个越来越绿。 因为这些半赌石,竟然没有一块出了绿,竟然连****地都没有啊。 “噫嘻!”又一块赌石被切开,又没出绿,周围的众人又发出一连串的嘘声。 切石师傅简直快哭了。 他可是不想成为同行业中的所谓“一刀垮”啊,那样的话,以后谁还敢来照顾他的生意啊。

上一篇   第7章 赌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