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赌石节 - 都市护花高手

第7章 赌石节

刘薇攥着粉拳,小脸上布满了愤怒。 “刚才珠宝楼的几位注资董事过来一趟,让我赶紧想办法。其实亏损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因为雷氏珠宝的一系列打压,以及暗中的流言诋毁,刘氏珠宝的声誉已经大受损失。尤其是,最近在市面上,刘氏珠宝一直收不到比较拿得出手的宝石,这是最为棘手和头疼的……”刘云继续解释道。 “嗨,原来是这样,太简单了。等过几天我去赌石场,一定给你们弄一些极品宝石过来。”在一旁听着的李睿,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安慰道。 “你别吹牛行不。赌石场的赌石,哪有那么容易解出大批量的宝石。运气不好,无数的资金投进去,都什么也解不出来。”刘薇白了他一眼。 “那是普通人,像我去赌石场,只要挑选的石头,里面绝对都会有极品宝石。”李睿自信心十足的说道。 “你就吹吧。” “没有吹啊,你看我刚才送给吴小萌的那块破石头,就是我在赌石场随手捡的。我可是有方法直接区分有宝石的赌石和没翡翠的赌石…… “……”刘薇干脆直接翻翻白眼不说话。 赌石之所是叫赌石,就是因为在购买赌石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能够切出什么来,也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分辨出有翡翠的赌石。 别说是人,哪怕是借助仪器都不可能,比如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核磁共振系统,都没有办法做到区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翡翠本身就是石头,它和外面的石化层,所有的性质结构都如出一辙。 “不相信是吧,等我过几天去和哪个****雷少去赌石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李睿注意到不仅是刘薇,就连刘云也是这般表情,知道解释也是没用,就撇了撇嘴说道。 …… 一晃眼,几天去过去了。 赌石场切石头的噪声,长时间接触,足以让人精神崩溃,加上需要陈列的石头得占据大量的面积,所有一般来说,赌石场的选址一般都是处于郊区。一些小型的切割店面除外。 在去往赌石场的路上,帕加尼里,刘薇一边开着车,一边给刘睿普及着赌石的知识、 这次,她的爹地可是给了她三千万的预算,让她来参加这趟一年一度的赌石大会。目的就是为了买几块极品宝石回去。 是直接买别人开出来的宝石,而不是放在赌石上面。 事实上,一般大型的珠宝行,都是这么运营的,赌石的都是玩玩,买成品的才是经营,才能规避风险,保证利润。 “刚才呢,我也说了,玉石分为软玉和硬玉两种。软玉质地相对较软,颜色也有很多,上品软玉一般质地细腻,韧性好,具有油脂光泽。中国新疆和田是软玉的重要产地,那里的软玉被人们称之为“和田玉”……” “除了软玉,还有一种质地较硬的玉石,那就是我们要去赌石场解的翡翠了,也称翡翠玉、翠玉、硬玉、缅甸玉,是玉的一种。翡翠是在地质作用下形成的达到玉级的石质多晶集合体。在古代翡翠是一种生活在南方的鸟,毛色十分美丽,通常有蓝、绿、红、棕等颜色。一般这种鸟雄性的为红色,谓之“翡”,雌性的为绿色,谓之“翠”……” “因为翡翠形成的地质条件,只有在一些矿石的内部,才能找到它们的踪迹。因此,发掘翡翠的重要一环,就是将石头切开,将里面的翡翠解出来,这个过程,叫做解石。但不是每一块翡翠矿床中的矿石内部都有翡翠的,通常需要买家花钱买下,切开之后,才清楚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有翡翠的话,翡翠价值多少,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赌石。赌石,就是特指翡翠这种硬玉……” 听着刘薇的解释,李睿无聊的打着哈欠。 “没想到你赌石倒是专业的嘛,不过,只要能挑出里有绿色东东的石头,不就可以了吗?” “你这是废话,说的轻巧,可你怎么知道哪些石头里面有绿色。”刘薇翻了翻白眼。 李睿撇了撇嘴,歪头看向窗外的风景,事实上,他还真的能分辨出里头里有没有绿。 很快,李睿坐着刘薇的车子,来到了蓉城郊外的赌石场。 这个赌石场的名字叫天华赌石场,算是西南区最大的赌石场之一,每年从缅甸运来的石料络绎不绝。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赌石大会,赌场里的躁动更是尤为剧烈,远远的,都能听到切石机器发出的刺人耳膜的尖锐燥鸣声,以及熙熙攘攘的赌石客的喊叫声。 赌石场外,也停满了各样的名车,赌石这东西,一般能玩的,也都是非富即贵。 下了车,沿着道路往大门走去,一位位赌石客从李睿身边不断擦过,彼此不断议论着。 “听说了没,就在刚才,有一个家伙走了****运,竟然切出了一块鹅蛋大小的帝王绿,被七彩珠宝以两千万的高价给买走了。” “哇塞,鹅蛋大小,这样的大小,可以用来打磨手镯了。” “不过也有运气差的,有个山西来的煤老板,切了不知多少吨了,只出了一样水样很差的垃圾手头,不过看他的样子,也就是纯粹是玩玩,一点也不心疼……” “哈哈,我儿子切出了一块玻璃种,厉害吧……” “钱老头这次从缅甸可是弄了几批的老坑种了。” …… 赌石场门前,拉着横幅————“热烈庆祝锦城一年一度的赌石节——**珠宝公司……” 几辆拉风的跑车停在那里,而雷少和几个之前参加吴小萌生日酒会的富少,也都等在那里。 他们倚着豪车,皆是一副骚包华气的打扮,戴着墨镜,引起了所有经过的人的注意。 见到了李睿和刘薇下车,几人立刻围了上来。 “小子,没想到你倒是挺好胆量的嘛?打赌竟然还真敢来。”雷少身旁一位富少最先开口讥诮道。 “必赢的打赌,为什么不敢来。”李睿吹着口哨,斜睨了他们一眼。然后和刘薇一起走进了赌石场。 “待会看你还能不能继续这么得瑟。”雷少狭长阴冷的眸子里闪动着厉色。 “我去,这么多保安,呀,竟然还有配枪警察。”李睿望着东顾西盼,活像是见到了新天地的土鳖。 “这还正常,你知道这赌石节,一天的宝石交易额能达到多少吗?几亿都不不止。这样多翡翠,进入珠宝公司,生产加工后,价格更是翻番的,因此,有警察很正常。”刘薇在一旁解释道。 赌石场内,占地极为广阔,人流攒动,比肩继踵。 数不清的摊位,数不清的矿石,陈列在其中,每一个摊位上,都有大大小小的赌石。 赌石节的货物提供商,本身是不进行赌石销售的,而是全部承包给了一个个摊主。 些许不差钱的承包商,往往能够拿到非常好的摊位,货源也是顶级,大块甚至是成吨的原石,也有些寒酸的摊位,偏于人流较少的角落。 “哇,竟然有这么多人!” 李睿望着面前熙熙攘攘的赌石客,感叹道。之前在吴小萌的生日宴会上,他拿出的那块赌石,是他前一天在古玩街上,随性从一家赌石小店买的。像赌石场这种阵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尖锐的切石机的轰鸣声,人们纷杂的说话声,甚至是部分幸运儿的欢呼雀跃声,鼓动着人的耳膜,非常嘈杂。 每一个赌石客脸上,都挂着饿狼一样的表情,双目里尽是火热,在石山石海中寻找着他们的宝贝。 两人随着人群转了半天,刘薇处于试手玩玩的意思,出手买了几块石头。 她此次带着刘氏珠宝的三千万,主要是来买人们开出的翡翠的,买赌石纯粹是因为有趣,几块石头加起来花了不到一万块。 “早就跟你说了,这几块石头里面都没有绿色。你就是不听,白扔了一万多块钱吧。” 李睿双手抱着脑袋,懒洋洋的看着周围的人群,略显无奈的说道。 几块石头全部送到切石机那里切开竟然一点收获都没有,刘薇也很郁闷,翻了翻白眼,“事后诸葛亮谁不会做啊。你不过是猜的而已,没解开石头之前,谁又能说的准呢。” “哎,还是让我买一块给你看看,看我怎么随便一买就能解出石头的。”李睿看得有些手痒痒。 “好啊,只要别太贵就行。我帮你付账。”刘薇可是知道李睿是刚才山上下来的,身上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一毛钱。 “嘿嘿,那就我就好好观察一番,争取切出一块非常大的翡翠才行。” 两人身后,像是跟屁虫一样跟着的雷少等几位富少,听到这话,脸上都露出明显的鄙夷之色,尤其是雷少,更是讥诮的嘲讽道:“你这乡巴佬,是把翡翠当成田里的大白菜了,想挖就能挖到。赌石可是个技术好,像你这样的臭**丝,是玩不起的……”

下一篇   第8章 切,要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