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白脸说明我长得帅 - 都市护花高手

第6章 小白脸说明我长得帅

尤其是李睿手中这块鹅蛋大小的赌石,内部有翡翠的概率,几乎等于人走到街上被雷劈的概率,微乎其微。 “不用这么麻烦,小王,去把车后备箱的那台从德国进口的小型切石机给拿进来。” 雷少对着身后的一位三十岁左右、一身笔挺管家西装的中年男子吩咐道,接着,转过头,目光里满是不屑的盯着李睿,“就让你心服口服。赌石这种东西,不是你这穷叉能够碰的,别大街上随便捡了一块破石头,就做梦自己能开出帝王绿了。” “等着看吧。”李睿也懒得理他,直接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很快,雷少的管家就推着赌石机走了进来。 李睿倒也是不罗嗦,直接走上前,将那块石头放了上去,自己亲自动手,接通电源,开始切割。 这块石头,还是前些天他刚来锦城无聊,偶然转到一家赌石场,见到很多人在赌石,随手就买了这么一块。 而且他也亲眼见了赌石师傅切石头的过程,因此也能模仿着进行操作。 所有人都被吸引了注意,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倒是看不好赌石的结果,只是感觉热闹有趣。 “刺啦————” 一阵石光飞溅。 李睿这一刀下去,可谓是十分随意干脆,石头立刻分成两半。 李睿拿起那最大的一半,打量了一下横切面,像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似笑非笑的望向了雷少,仿佛在说,你等着吃翔吧。 “装模作样。” 雷少面色微变,冷声吐气道。其实心中已经渐渐升起了一丝不淡定,因为在赌石场,用鹅蛋大小的石头切出翡翠宝石的,虽然凤毛麟角,非常至少,但总会出现那么几个的。 吴小萌和刘薇,都好奇的探出了小脑袋,凑上前看了看。 顿时,美目都泛出一抹惊奇。 因此,这块石头的切面上,赫然出现了一抹仿佛荡漾开来的碧绿欲滴,美得让人心动…… “盈盈如水,晶莹剔透,碧绿若新,这可至少是冰种啊……” 刘薇喃喃自语声虽然很小,但大厅因为很安定,所有人都听到了。 “什么,真有翡翠!” 一些对赌石感兴趣的人,都大为所动,凑上前想要观看。 有一位年纪稍大的中年人,甚至提醒道:“小兄弟,出绿了就先别急着切,要找专业的师傅来。不然,切坏了可就损失大了。” “嘿嘿,不用担心的,我很专业的。” 李睿嘿嘿一笑,请赌石师傅来,开什么玩笑,这样子自己还怎么装逼啊。 十分干脆的将石头放到了机器上,一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随性发挥、乱切一气的切割。 刘薇在一旁也看得好笑,这家伙,以前都住在山上,恐怕连赌石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下山才十几天,竟然好意思说自己切石头专业。 将石头一顿乱切以后,李睿又装模作样的拿起仪器台上的一张砂纸,将石头让里面一塞,然后胡乱一阵乱搓乱磨砂。 没几秒,将手中打磨好的石头,给举了起来。 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完全被他手中的那一抹鹅蛋大小、动人心魄的绿色给吸引了…… “墨绿欲滴,绿色色正,色浓,感觉绿中泛出蓝色调,但不偏色,给人以高贵之美感。这……就算是在玻璃种中,也都算是极品啊!”有识货的人已经喊出。 “哇塞,竟然有鸡蛋大小啊!” “要是再打一分就好了,可以做手镯什么的,鸡蛋大小,做成翡翠戒指、耳环、吊坠什么的,也是价格不菲啊……” “靠,一块鹅蛋大小的赌石,都可以切出一只鸡蛋大小的极品玻璃种啊,这到底是什么****运啊,老子切石头切的向来都是凳子面大小的,切了不知多少吨,切出来的玻璃种就寥寥几块……” …… 在场所有人,都是锦城有头有脸的政商界名流,见多了好东西,因此,见到玻璃种,虽然赞叹,但却也不至于失态。 李睿随手将手中鸡蛋大小的帝王绿,塞进了吴小萌的手中,“给,这就是我和刘薇给你装备的生日礼物。” 吴小萌有些愣愣的接过,她身后一直笑眯眯的父亲吴建国却连忙说道,“小萌,这礼物太贵重了,你可不能收。” 吴小萌听到这话,懵懵的点了点头,然后下意识的就要将翡翠塞回给李睿,可看样子她又特别喜欢这抹动人盎然的绿色,要给又不想给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哈哈,吴伯,别见外嘛。小薇可是我的未婚妻,小萌和小薇又是好姐妹,那么大家就是一家人嘛,我们俩送小萌一点礼物也是应该的。” 李睿恬不知耻的摸着脑袋哈哈大笑。引来那群富少的一阵杀人似的目光。 吴小萌则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刘薇狠狠的瞪了一眼李睿,然后觉得没有必要,也就没有多做解释,“吴伯,这也是我们的一番心意,你就让小萌收下吧。” “那好,倒是我见外了。”吴建国也是哈哈一笑。 吴小萌则是瞬间将托送出去的右手瞬间收了回来,美滋滋的把玩着翡翠,然后抬起头,用萌萌的大眼睛望着李睿和刘薇两人,“谢谢薇薇姐,谢谢姐夫。” “……”刘薇彻底无语了。李睿则是满脸得意。 李睿又将目光转到了雷少脸上:“嗨,现在按照赌约,你是不是应该吃翔了。” 雷少此时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难看极了。刚才还气势嚣张信心十足的打赌,没想到一转眼就这么输了,这简直是一记响脆脆的打脸啊。 吃翔是不可能了,雷少满目阴鸷的盯着李睿,冷声说道:“你不过是走了****运而已,别嚣张的过头了!” “就是,这种质量的翡翠,运气稍微好点,就能开出来,算什么!” 雷少身后的几位富少也纷纷附和。 “过几天,锦城将举行一次一年一度的赌石大会,你敢不敢来,有本事到时候我们在那里赌一场,看谁能解出的石头多。” 雷少顺坡下驴,想插科打诨将刚才打赌吃翔的事情给敷衍过去,同时鄙夷的盯着李睿,激将的说道。 “你要是履行刚才的赌约,赶紧吃翔,那几天后,我就和你再赌。不然,你没有信誉,出尔反尔,不履行赌约,这样的人品,谁和你赌。” 李睿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我看你这穷叉是不敢吧。”雷少抱着双臂,满脸不屑的讥讽道。“一看就知道你是个穷比小白脸,泡上了刘薇这个富家女,就以为自己成为一棵葱了。” 如此难听的话,恐怕一般人都会受不了,不过,李睿却懒得和他们争吵。 “小白脸怎么了,小白脸说明我长得帅,你们这群丑比明显是嫉妒哥的美貌。” 李睿撇了撇嘴,嗤笑道,然后给了这些人一个后脑勺。 雷少见李睿不受激将,继续挑拨道,“你要是实在是没有足够的钱,买石头的话,我倒是可以施舍给你一点花花呀。我也是听说了,最近刘氏珠宝的生意似乎做的很是困难啊,估计都快要倒闭了,你这小白脸,是不是也该另觅他家了……” 一听这话,一旁的刘薇忍不住了。丫的,单单说李睿她也忍了,现在连自家的珠宝楼都要被编排了。 雷氏珠宝,是西南区数一数二的珠宝商,和刘氏珠宝本就是竞争关系。她和雷少向来也都是不对付。 “比赌石是吧,比就比,怕你们不成,我替他答应你们了。” 刘薇杏眸圆睁,柳眉横挑,直视着几位富少。 “那好啊,到时候谁不去是孙子。”雷少了冷声哼了一句。 …… 这段冲突很快在吴建国这位东道主的安抚下,很快的平息下来,接下来是宴会舞会的正题。 宴会结束后,刘薇驱车带着李睿回去,直接去了他父亲刘云所住的护理医院。 “爹地,你怎么了,好像起了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又有什么不舒服了。” 一进护理病房,刘薇就发现父亲正皱着眉头,脸色布满了愁云,坐在病床上。 听到是刘薇的声音,刘云抬起了头,刚才脸上的愁云顿时烟消云散,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是薇薇啊,没什么,我的身体还好着呢。” “那你怎么刚才脸色那么差啊,一副布满愁云的样子。要不要让李睿再帮你针灸一下。”刘薇追问道,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看伯父应该是有什么心事吧。”李睿懒洋洋的站在刘薇的后面,双手随意的背在脑后,懒洋洋的说道。 “没想打让小睿你看出来了,是啊,自从我生病住院之后,珠宝楼里的境况是越来越糟。因为受到雷氏珠宝的打压,西南区刘氏珠宝的很多家分店的运营状况渐渐出现问题,本部更是雪上加霜,已经开始出现了大量亏损……”刘云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该死的雷氏珠宝,从爹地你创办刘氏珠宝一来,就一直想是疯狗一样疯狂丝毫打压,一心想把刘氏珠宝吞并,好做到垄断西南区的珠宝市场。真是可恶!”

上一篇   第5章 赌石

下一篇   第7章 赌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