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鸡飞狗跳(4) - 都市护花高手

第30章 鸡飞狗跳(4)

“李副局长?不认识。” 李睿想了想,确认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这时门外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你一个罪犯,当然不可能认识我。抓住他,”李刚走了进来,他今天本来休息,却是收到了苏德军发来的信息,这才知道警局里发生的事情。 “罪犯,我这个罪犯就给你一个刻骨铭心的难忘记忆好了。”李睿眼神闪过一丝血芒,他将苏德军一把抓起,大步走了出去。 “你干什么?”苏德军被猛然抓住,衣领勒的他的脖子难以呼吸,只是片刻,苏德军的脸就涨红的好像猪肝的颜色。 李睿怎么会理他?走出警局的大门,就看见一个中年人,手里拿着大喇叭,几个警员拿着防弹盾牌排成了一排,挡在了中年人的身前,不用说就知道这个中年人就是刚才喊话的人。 “李副局长,救我。”苏德军艰难的喊出声。他的话音一落。身体就像是飞一般的腾空而起。 李睿顺手一抛,就将苏德军扔了过去。李刚抬眼看见一道人形黑影朝着自己飞来,他灵活的一闪,苏德军无比凄惨的砸到了地上,呲牙咧嘴的半天爬不起来。 “李副局,他们都被这个犯人挟持了。”苏德军颠倒黑白的说道。李睿两手空空,警局内的人除了丁杰之外,其余都是自由的,只是没敢动而已。“他还袭警。” “袭警?”李刚面上闪过了喜色。正好省了他的事情。“李睿。放了人质。” 袭警,又挟持人质,李睿的罪行性质立刻改变,李睿听的冷笑,退回了值班室,看着其他的几个警员,“你们是想协助李副局长里应外合呢?还是装死?” “装死?”一个警员没懂。 丁杰快速的躺在地上,“我死了。”李睿会用什么手段收拾反抗的人,他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顺从李睿,能少受苦。 另一个警员看不过去,一脚踢了过去,“丁杰,瞧你那个出息。” 丁杰只好苦笑,他们看见那面墙壁还不知道李睿是什么可怕的存在,就不能说他什么了。他闭嘴生生的挨了一脚。正好踢在他挨了两警棍的地方,丁杰的脸上就更苦了,等今天这个事情之后,他就要换一个行业,他实在是不适合,原本以为自己一腔除暴安良的热血,现实却是结实的给了他一个大巴掌。 “李副局,我们里应外合,他手里就一个橡胶警棍,不足为惧。”踢了一脚丁杰的警员,朝外大喊道。 丁杰暗暗的骂了一句。“白痴!” “高峰是吧,你们有几个人?”李刚拿着喇叭喊话,李睿随便一丢就能把一个大活人丢到几米之外,他的配枪也在警局之内,现在他和外面的几个警员手中拿着的也只是警棍而已。 “除了失去自由被烤住的丁杰,我们还有四个人,马三队长也在。”高峰望了一眼被踹的爬不起来的马三,脸上露出了鄙夷。 李刚大吼道:“快寻找趁手的武器,我们里外联合,将犯人拿下。” “是!”高峰觉得自己出头的时间就要到了,心中大乐,定下神了之后,他在值班室快速的寻找武器起来。 高峰一眼看见的就是在桌上放着的橡胶警棍,几乎就在李睿的手边,他有些后悔在李睿抓着苏德军出去的时候,没有将它抓在手里,现在看着放在桌上,看着却拿不到,叫人心里无比的着急。 李睿看着高峰的动作,他的视线在警棍上稍微停留了一下,除了丁杰和马三之外,其余的人都盯着他的手及桌上的东西。 “想要这个?” 李睿拿起警棍,就看见了四个人眼中的失望,在手里颠来倒去的把玩了一会,李睿将警棍放回了桌上,“我就是放在这里,你们也拿不到。” “自大!”高峰冷笑一声,身形一错,朝着李睿扑过来,另只手快速的朝桌子上抓去。 “雕虫小技,你们绝对是武侠看多了,声东击西是没用的,在绝对的实力之前,所有的伎俩都是雕虫小技。” 李睿漫不经心的说道,根本不看高峰。 在高峰的手快要接触到警棍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还不是我得到了?” “得到了再说。”李睿一脚朝着高峰的腰眼踢去。高峰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了,在李睿出脚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不好,可惜他就是想要躲开,也已经来不及,李睿的脚已经触碰到他的身体。 一股巨力传来,高峰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他的身体飞出去撞上了墙壁,竟然是直接就撞晕了过去。 丁杰听着“咚……”的一声。就知道高峰已经倒霉了。剩下三个人被这个变故吓的根本不敢动。李睿将警棍放在一边就是为了戏耍他们。 看见丁杰手腕上的手铐,晕过去的高峰,另外三个人已经吓呆了。 “高峰……怎么回事?”李刚在门外着急的喊了起来,说是里应外合的,里面却没了声音。 “冲进去。”李刚一挥手,他从旁边拿过一个盾牌,挡在自己的面前。跟着人流走进去了。 李睿手里拿着警棍,正翘着二郎腿等着他们呢。 “西区警局,就是这里,”孙正阳坐在吉普车上,望着面前的警局,眼中却是满满的笑:“给我围住他。我要进去看看。” 他身边的副团长朝着他行了一个礼,带着他手下士兵将警局团团的围住。 苏德军正在人群之后,仗着自己伤员的身份,百无聊赖的打酱油,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吸引了他的目光。 全副武装的士兵将警局包围着,他不禁头皮一阵发麻。 想要叫副局长,张了张嘴巴,却是傻愣在哪里。看着院外的吉普车上缓缓的走下来一位军官。 警局里热闹非凡,冲进去的人被李睿一条警棍打的哭爹喊娘,李刚尤其受到李睿的特别照顾,他专门朝着李刚的头上招呼。 没一会,李刚满头都是包他被李睿雨点一般落下的警棍打的头晕眼花。 “上啊,你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抓住他……” “哎哟,好热闹,李睿啊,好久不见,你就给我看了这么一出好戏。”孙正阳一见一团乱的情景顿时哈哈大笑。 “你小子真不是好东西,非要叫我在里面待二十四个小时,你看,这些人多么热情,我都舍不得走。”李睿的棍子朝着周围的人身上招呼,除了李刚被特别照顾之外,其余的不是打大腿就是打臀部。 “哈哈,我看你不是很好吗?”孙正阳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我说你们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我来接李睿,谁有反对意见?” 孙正阳的声音雄浑有力,他一声出,几乎所有的警员都住了手,只有李刚抱着头:“谁特么的管闲事,给我抓起来。” “抓我?李刚是吧,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孙正阳拿过手边一个墨水瓶朝着李刚丢了过去,不偏不倚正砸在李睿刚给他揍出来的包上。 “丝……谁……”李刚捂着头,睁开眼睛一看周围的人,一下就哑巴了。“你们是什么人?” 孙正阳鄙视的望着李刚,他指着自己身上的番号:“不认识字的话,我叫李睿教你认识一下。” 李刚瞪大眼睛,“你们……”他就是再没脑子,也知道现在不是他做主的时候了,“都住手。” 除了丁杰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鼻青脸肿的。 孙正阳走到李睿的面前,伸手在他肩头重重的捶了一下:“有你的地方,就不会寂寞。” “一会你请我吃饭,我可从昨天饿到了现在。”李睿抓住孙正阳的拳头,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啊?你们……干什么呢?”赵璐先看见警局之外密密麻麻的士兵,就愣住了,走进警局看见警局内的一塌糊涂,她的小嘴再也合不拢。 “璐璐,幸好你来晚了,你看看他们都是我打的。”李睿将孙正阳丢在一边,笑眯眯的对赵璐说道。 “你,你知道不知道你袭警啊,这可是很严重的,”赵璐吓了一跳,本来是叫李睿来协助调查的,李睿出手打警员不是惹事吗? 孙正阳干咳了一声:“警员同志,袭警可不能乱说,李睿是和你开玩笑的,要想知道什么情况,你问你的同事啊,我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李副局,这是怎么回事啊?” 赵璐一脸不解的望着她这些完全胖一圈的同事们。 “你不都是看见了吗?”李刚没好气的说道,他要是现在说李睿袭警,估计他的日子立刻不好过。 “璐璐,是这样的,我们因为口角,打起来了,李副局拉架,他们打疯了,连李副局都打了,是李睿找了他朋友来拉架,不然,你会看见更凄惨的局面。”丁杰躺在地上根本没起来。 “啊?你们也真是的,你们也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 赵璐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是众口一词,她也没法子分辨了。 李刚知道魏军的五十万支票是绝对没可能收下了,不禁心痛的牙酸。“该干嘛干嘛去。都在这里做什么?” 他捂着满脑袋的包,痛的直吸气。 马三给警员们使个眼色,互相搀扶着躲到了别处,丁杰从地上一咕噜爬起来,也跟着跑了,“你们也真是的,在警局打架,还要不要脸?” “还不是因为你,昨天在车上和我有说又笑?才叫他们打翻了醋坛子?” 李睿见赵璐一脸迷糊,还自以为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暗暗好笑。 “啊?和我有关系?我什么时候和你有说还又笑了?这些混蛋。”赵璐挽起袖子,“我去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鬼。对了,李睿,你的调查问话他们问了没有?” “问了,没我事。都是误会,我这就走了,快饿死了。”李睿朝着赵璐摆手,转头朝外走去。 孙正阳几步跟上,对着站在门外的副团长说道:“你带队回去,开始训练,我晚点回去。”孙正阳坐上吉普车,把副驾驶旁的门打开:“上来,我带你去吃饭,我正好有事情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