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鸡飞狗跳(3) - 都市护花高手

第29章 鸡飞狗跳(3)

挥拳打破墙壁,伸手捻金属钥匙如面团,这个人是人还是怪物?丁杰现在大气不敢出一下,他不敢想要是这个人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子的。 “不会忘。”丁杰努力吞了一下唾沫。惊骇的望着李睿,深怕李睿改变主意。 “我说了不打你了,这里的值班室在哪里?”李睿伸个懒腰。站起身,将缩在地上的丁杰拉起来。 “我不去……我……不去,”丁杰的声音颤抖的几乎不成调子。 “我要睡觉,你给我带路,真是的,我又不是变态,你至于吓成这个样子?”李睿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不想干坐着等你同事。” “啊,哦哦,在这里,”丁杰伸手拉门,拉了几下没打开,他的汗珠就开始往外冒。 “是推的,这胆子还怎么当警员?我也就是只打了两下而已。” “推的啊,我忘了。” 都快被这个人吓死了,他哪里还记得门朝哪里开?丁杰推开门,步伐不快的走在李睿的前面:“这里就是值班室。” 他推开门,值班室里有张单人床,还有一个长沙发。 李睿走过去,在床上躺下,“你委屈下睡沙发吧。” “不委屈,不委屈,”丁杰咕噜一下爬上沙发,躺下。动也不敢动。 “叮铃铃……”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丁杰浑身僵硬的躺着,带着几分小心的说道:“接还是不接?” “不管他,睡觉。”李睿侧身躺下,微微阖起双目,刚才那个的通讯录上只有普通警员的,估计不会有一个人会来,都只会以为是丁杰的噩耗而已。 “哦,”丁杰紧紧的闭着眼睛,默默数着绵羊:“一只羊,两只羊……”身边睡着一个可怕的人物,他吓都快吓死了,还睡觉?数到了五百多只,还是一点睡意也没有,数羊不管用,他就开始算一只羊半公斤羊毛,一公斤羊毛一百元,五百只…… 羊毛剃完了。羊肉都卖完了,他还是没有一点的睡意。 倒是李睿的呼吸开始悠长了起来。 …… “丁杰你小子搞什么呢?昨天连电话也不接?”没到上班时间,苏德军就来了,他是给丁杰送早餐的。 值班室里没有一点动静,苏德军走到审讯室之外,看见一片狼藉,“丁杰?你人呢?” “丁……”苏德军看见值班室里的两个人,“你们倒悠闲啊。”丁杰的手腕上扣着手铐,他一眼看见了躺在床上懒洋洋的“犯人”这两个人正保持着奇怪的安静。 苏德军将早餐往旁边一放,伸手去摸配枪。李睿淡淡的说道:“是很悠闲啊。苏警员,你来的好早啊,我还没睡醒。” “举起手,”苏德军掏出枪,指着李睿。 “子弹还没装,保险都没开,我要举手吗?”李睿嘴角一勾,浮起一抹讥讽,这些警员身上几乎是没有子弹的,拿着空枪叫他就范,他看起来就像是那么傻? “谁说没有子弹?”苏德军脸上一红,连忙打开保险,枪口指着李睿。 “别在我面前装样子了,我能在这里躺着,我要是想走,早就走了,你可以将值班室中的情景拍照发给你同事,然后打电话求救。” 李睿换了一个姿势,叫自己躺的更加舒服一点。 苏德军拿枪指着李睿,丁杰忙说道:“我手机坏了,昨天他就是这么说的,我把你们的电话都打了,没一个来的,拍照好,拍照他们就信了,”丁杰举起手,示意手上的手铐:“靠一晚上了,苏哥……” “你小子那怂样。”苏德军伸手起拽李睿,根本没理会丁杰的意思。“你起来。” 丁杰同情的捂住了眼睛,根本不敢看李睿要做什么。 至于苏德军说他是怂样,他只奥装没听见。 一个他,一个苏德军,也不会是李睿的对手。 李睿睁开眼睛,望着苏德军:“我给你机会了,虽然我很饿。收拾你,还是可以的。”李睿抬手提起苏德军,将他提起来,狠狠的惯在了地上,他一脚踩过去:“想来,你已经看完了我的资料,说吧,我犯了什么罪?” “什么罪你不知道?你这是袭警,胆子倒是不小。”苏德军被仍在地上,也没发憷,他用手掰着李睿的脚,这才发现他的脚纹丝不动。“丁杰,你个死人头,还不来帮我?” 丁杰紧紧的闭着眼睛,“我睡着了,我睡着了。”苏哥,别怪我不义气,之前叫你打电话就是给你机会了,个人英雄主义害死人啊。 苏德军的叫声根本没有得到丁杰的回答,他却是一抬眼,看见了一个黑色条状物带着一阵风朝着他落下来。 “警棍……”看清楚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警棍落在了他的大腿上。“玛德,你袭警,你完蛋了。” “这个话丁杰已经说过了,你要说点新鲜的,先说说我犯的罪吧,昨天你说一会来,这一会就过了十二个小时,我等的瞌睡极了,就借用了一下你们的值班室,不介意吧?” 苏德军咬着牙说道:“介意,尼玛,你袭警……” “砰砰……” “砰……” 李睿的棍子像是雨点一般的落下,苏德军忍着痛,嘴里还在不停的叫骂。“混蛋……匪徒……” 丁杰听着警棍敲打着肉的声音,他都一阵牙酸。 唯一不动声色的,只有李睿,他打了十几下之后,将警棍放在了一边,“你们上班还要一会,我先休息一下,都饿了两顿了。” 丁杰猛的跳起来:“有早餐,我去找,苏哥就是来给我送早餐的。” “丁杰,你个死人头,现在怎么活了?”苏德军怒道,他痛的满脸都是汗珠,一直咬着牙,没喊痛。 “苏哥,我刚才叫你拍照打电话啊,只要你这么做了。最多挨两下。”丁杰竖起手指,他走出值班室,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袋子。 李睿只是看了一眼:“你苏哥给你买的。你吃吧,这些我都不喜欢。”从苏德军的身上收回了脚。“我是不是罪犯,你们心里很清楚。我之所以不走,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清白,我会光明正大的从大门出去。” “你袭警,你还以为你走的出去?就算是之前你没有犯罪,现在你袭警已经是既定的事实,”苏德军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一边,去按李睿说的拍照发彩信。他的枪里没子弹,李睿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实在是不知道拿空枪再指着李睿会有什么用途,到最后弄的他自己像是笑话。 “袭警?我就是打死你你们又如何呢?”李睿冷笑,凭借他能轻松从这里离去,这两个笨蛋至少要等十二个小时,才会被人发现,不过李睿又不是丧心病狂之徒,他不屑于如此,再说,这些人也只是执行某些人的指示而已。 “哼,吹牛谁不会?” 苏德军的彩信已经发了出去,很快他的手机就响了。“真的,我就在值班室看着他呢。你们快来,我一个人弄不过他。” 苏德军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会人到齐了就要这家伙好看,他袭警在先,这下收拾他有了理由。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望着对方,只有丁杰慢慢的吃着早餐,李睿不吃,他不敢再多说,只好老老实实的在一边吃,看着自己带着手铐蹲在地上吃东西,他又想哭,又觉得自己好笑。 从小到大,还是从事这个职业开始,被自己的手铐烤住,还是第一次,真是无比难忘的经历,他想,恐怕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忘记这一夜的经历。 “李睿,你被捕了。”哗啦啦的冲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马三。看着狼藉的审讯室,马三在心里将没用的丁杰和苏德军骂了一万次。看一个人也看不住。 “举起手。”马三一边打开保险,一边靠近李睿。其余几个人也包围了过来。 苏德军得意的说道:“李睿,这下我看你怎么死。”他揉了揉大腿,从地上抽起拖把,也包围了过来。 “举起手?”李睿嘴角一勾,身后快速的将放在一边的警棍拿在手中,朝着几个人的手腕上敲击下去,“我举了,还有什么事情?” “砰” “砰……” 李睿的动作非常快,黑色警棍舞的像是一阵黑风,准确无比的敲击在几个人的手腕上。 “啊……” 几把手枪几乎同时落在了地上,被敲中手腕的人,抱着手腕呲牙咧嘴的:“抓住他,他袭警!” 李睿低头将几把手枪捡起来,放在床上,“啧啧,连枪都抓不住,你们还能干什么?” “上。”马三揉揉手腕,对身边的几个人使个眼色,他们摆出了攻击的姿势朝着李睿扑过来。 “擒拿啊,这个有什么用啊,抓个鸡鸭鹅,还是可以的。”李睿嘲笑了一声,他身子一转,抓住一个人的手腕轻轻的将他往后一松,被李睿抓住的人,就被仰面丢了出去。 马三眼中露出狠色。这个小子不简单,“两个人抱脚,其余的抓手。”他瞄准李睿的身后,想要从背后抱住他。 马三一动,李睿就发现了他,李睿一抬脚,朝着他的小腹就踹了过去,这个人一直在观察他,李睿昨天就猜测这个人知道什么。 “马三啊,你说,请我来协助调查是谁的命令啊?”李睿根本不在意另外几个人的动作,他几下就将这几个人踹到了一边。被踹出去的马三摔了个仰面朝天。还没等他爬起来,李睿一脚踩在他的心口上。 马三的一口气几乎没喘上来,李睿笑眯眯的看着他:“告诉我啊,谁的命令?” “李副局长的……命令。”马三被踩住,他也不敢妄动,只得老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