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鸡飞狗跳(2) - 都市护花高手

第28章 鸡飞狗跳(2)

“叫你牛,叫你喊璐璐,晚上值班还要我守着你这个废物。”丁杰嘟哝道。 李睿已经活动好了手脚,在丁杰看傻子一般的目光中,李睿挥起一拳,正正的砸在了丁杰面前的墙上,这间审讯室,其余三面都是很厚重的混泥土墙壁,只有这一面是安装了双面镜,根本就没有多厚重,李睿不用多大的力气,就将墙壁击破。 和张大嘴巴傻愣在当场的丁杰刚好面对面。“你,你要做什么?” 丁杰看着近在咫尺的李睿,已经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就算是这面墙不厚,也不是人用肉拳头一拳砸通的。 可现在事实是,李睿只是一拳,就打通了墙壁,他连续几拳之后,出现了一个可以容许一个人通过的大洞。 李睿一步迈出,“能做什么,那么小的房间,没吃,没喝的,我记得你叫丁杰是吧,有什么吃的喝的没?都拿来。” “哦。哦。”丁杰一边后退,一边眼神乱扫,他刚才怎么不知道快点跑呢?这个人能打通墙壁,肯定打他和踩小鸡一样容易。他的手在身上摸起手机,现在同事应该没走远,打电话求救才是应该的。 “你身上能有什么,拿出来我帮你看看。摸半天了。”李睿朝着丁杰走了一步,笑眯眯的望着丁杰,他从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一部手机,“你找这个?我可不吃哟。” 说完将手机仍在地上,朝着丁杰走去,迈开的大步,正好一脚踩在手机上,在丁杰惊骇的目光中。那部手机碎成了粉末。 “这是我的手机。”丁杰看见自己身上的制服,立刻有了底气,“凭什么要我给你找吃的,喝的,你就是一个嫌疑犯就应该老老实实的等着明天接受审问。” “罪犯?恩?审问?说说,我是犯了什么罪?说不出来,我呢,也会好好的照顾你的,”这话正是苏德军走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 丁杰眼睛瞪的老大,他能听见他们说话?没可能的?那房间的封闭性很好……可是,他说的话和苏德军几乎一个字不差。 “你,你涉黑,你,涉黄……”丁杰的汗流了下来。 “哦?涉黄?老子还是童子男呢,黄你妹的。再说,还有什么罪。”李睿缓缓的逼近丁杰,看着他的汗珠一颗颗的冒出来,又落在地上。 丁杰之前好不容易升起的底气顿时消散,不知道为何,他面对这个人,就觉的好像肺中的空气都凝固了。 “就是因为不确定,才要调查。”丁杰眼珠一转。看着近在咫尺的门,只要能跑出去,他还是有机会找同事回来的。 “是嘛。”李睿凑近丁杰,“你不是因为我喊了几声璐璐,才专门照顾我的?我不仅要喊璐璐,我还会调戏她,还要泡她。你们这群家伙想要吃天鹅肉,那是完全没机会的。” “你有病啊。”丁杰在听见赵璐的名字之时,神智又恢复了。“你一个罪犯和女警员,你在说笑话吗?走,关禁闭。”丁杰伸手就要推搡李睿。另一只手去摸腰上的手铐。 李睿的动作比他还快。他一把夺过丁杰腰上的手铐,将丁杰按在墙上,李睿快速的将手铐拷在丁杰的手腕上,他另一手在丁杰的身上摸到了钥匙手指一捻,信手丢在了地上。 “你,你这是袭警啊。你完蛋了。”丁杰被烤猪双手,钥匙又被莫走顿时慌了。他完全没意识到李睿之前夺手铐,烤住他和抢走钥匙的动作是多么的熟练。 “袭警,我满足你。”李睿从墙上拿下一把橡胶警棍,“嘿嘿。”他用警棍轻轻的敲打自己的手心,皮笑肉不笑的望着已经惊慌如兔子的丁杰。 “你,你本来是嫌疑犯,你现在放了我还没事情。要是你袭警,就真的玩了。”丁杰心中十分的害怕,那警棍虽然是橡胶的,可打在身上的感觉却绝不美好。 “我呢,就要看看怎么完蛋法。” 李睿一棍敲在丁杰的大腿上,“砰……” 橡胶辊轻轻的弹起,丁杰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几乎是能看剧棍子轻轻的弯起,又弹起,李睿下手的动作不重,但是那一棍子落下的剧痛却是堪比骨折。“丝……李睿,你袭警,你死定了。” 李睿掏掏耳朵,“你说什么?”说着手中的棍子就举了起来。 “我说,痛死了。”丁杰望着高高举起的警棍,浑身绷紧,“别……别打了,我什么也不说还不行啊?” “你会吗?”李睿疑惑的看向丁杰,“我也很怕完蛋的。” “当然不会,不会,你放心吧,”丁杰见李睿似乎口气有松动。立刻保证。 李睿却是耸肩,“那怎么办呢?我可不信你,我有没有犯罪,你比我还清楚,我就是和漂亮警员璐璐说了几句话而已,你就要公报私仇?况且,我们还不算是有仇。你前后变换不一,我怎么可能信你?” “你还真以为我傻啊?虽然我是年轻,但是我不幼稚。” 说着,手猛的一落。“砰……” 丁杰被烤住,根本就躲不开,李睿第二下还是打在了老地方。 “嗷……”本来只是倒吸气的丁杰,惨叫了一声,“尼玛的,你等着。等明天他们来了。你就完蛋了。” “我在等啊,长夜漫漫,我总要找点有趣的事情来做。”李睿将桌上的座机拿起来,丢在丁杰的面前。“你可以求救了。踩坏了你的手机,我很抱歉。”李睿毫无歉意的说道。 丁杰疑惑的望着李睿,在考虑这家伙是不是在试探他,还是耍着他玩,“你……不会打我吧?” “不会,这要看你打电话的成绩,打不通一个,就要挨揍。”李睿拿起警棍在手中摆弄着,“听清楚哦,是不打通就挨揍,关机的,信号不在服务区的,开语音信箱的。” 丁杰颤抖着手,拿起话筒,另一只手颤抖的戳不中按键,“1……3……,几来着?” “用免提,我听着。”李睿走到墙边,看见墙上贴着一张内部通讯录,伸手扯下,扔到丁杰的面前。“打!” 丁杰看剧那张通讯录,几乎要哭了。“……哦。” “喂,张子明吗。……我,丁杰。”丁杰第一个电话就打通了,他精神顿时一震。 “干啥啊,刚下班,我都没到家呢,这堵车堵在不前不后的,”张子明粗声粗气的说道。 丁杰带着哭腔说道:“张哥,回来救我,我被李睿挟持了。” “哈哈……你哄睡呢?刚才那小子瘦干干的,又关在审讯室里,怎么挟持你啊,做梦的吧,”张子明哈哈大笑,根本不信。 “张哥,真的,他一拳打碎了墙壁,救我,救我啊。”说完就挂了电话,拨起另一个号码来,李睿只说打通就行。没说不许挂,丁杰一边拨号码,一边看李睿。 “您拨的号码不存在……”机械的提示音响了起来,丁杰先是迅速的看了一眼李睿,发现他没动之后,这才看自己播出的号码:“少拨一个数字,137……” “k,你小子不好好值班,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苏德军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 “苏哥,救命啊,我被李睿挟持了,他……他很厉害,一下就打碎了墙壁,救命……”丁杰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眼中含着泪花。 他实在是太害怕这个看着文质彬彬,实则比魔鬼还要可怕的年轻人。 副局长为什么非要和这个人过不去?丁杰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这么可怕的人,稍微有点脑子都不会招惹吧? 可是他已经得罪了李睿,本来李睿确实只是和赵璐说了几句话而已,他的嫉妒就令他分不清现实了。 “你脑子有病。”苏德军骂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马哥……救命啊……呜呜呜……” “……救命……” “救命……” 丁杰将上面的号码全都打了一遍,幸运至极的是,没有一个关机打不通的,他松了一口气,一边擦眼泪,一边抽抽搭搭的:“我,打完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我等着他们。”李睿淡淡的说道。 丁杰打了一个寒战,往角落里缩了缩,他现在可不敢想着往外跑。还是对付李睿什么的,他只能缩到李睿伸手够不着的地方。 “你觉得,他们谁会来?” 李睿突然出声问道。 “答错了有惩罚吗?”丁杰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睿想了想,摇摇头:“没有,长夜漫漫,就是找你聊天,你说,要是他们都来救你,你会怎么收拾我。说你心里的想法,我不打你。” “……我会想报复你,但……但是……我不敢了。”丁杰望着墙上的大洞,吞了一口唾沫,“一拳打破墙,这个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见的情节。” “这面墙壁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固,”李睿从墙上掰下一块混凝土碎块,握在手中捏成了碎末。 “警局也会是豆腐渣工程吗?”丁杰从地上捡起一块混凝土,学着李睿的样子捏了捏,却是各的他呲牙咧嘴起来:“……捏不动。” “我真不敢报复你,虽然在我心里有想法。”丁杰不敢说假话,他其实想过等同事们来齐了,好好收拾这个人,可这个家伙明明可以趁着警局没人大摇大摆的走掉,他的想法就动摇了。 “很诚实,我判断你说的是真话。只要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就好,”李睿这下有些歉意的说道:“你只能被烤住一晚上了,钥匙没用了。”他伸脚踢过来一个小小的金属团。 是那把手铐钥匙,此时已经完全变形,成了一个金属团,丁杰惊讶的几乎下巴要掉下来,他认识钥匙上挂着的小吊坠,正是之前他身上被李睿摸走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