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彻底服气 - 都市护花高手

第20章 彻底服气

“我不敢了还不成?”黑鹰僵硬着手,将手背上的银针拔下,痛的他丝的吸了一口冷气。 “我就是好奇,怎么有股臭味。” 李睿装作没看见黑鹰脸上的窘迫,故意的说道。 “刚才……没……没忍住。”黑鹰无比晦气的说道,枪就在枕头下,不过是一尺余,两尺不到距离,他却是不敢再有小动作,“没。没事,这床可以扔掉,换行的。” “嘿,你倒是直接,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连马桶都可以不去,”李睿鄙视的望向黑鹰,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其实呢,我找你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就是在你管辖的酒吧街上,有家四月酒吧,老板娘是我女人,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黑鹰脑中瞬间想起黄毛之前回报的事情,他才说要将韩月绑来,将她那姘头砍了,晚上就有人摸到了他的床边。黑鹰瞠目结舌的道:“你就是……”韩月那货的姘头? 最后几个字,黑鹰像是吞了苍蝇一样,硬是不敢提起半个字。 “您是韩月小姐的男人啊,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您,您放心,”黑鹰说道:“之前就是收点费用,有的时候只是恐吓一下,没……没别的意思。” 李睿似笑非笑的瞥了过来:“听说,你也看上了韩月?” “韩小姐那么漂亮,看看还是敢的,看上就不敢了,我怎么敢和您老人家抢,要是早知道您老人家对韩月有意思,打死我也不骚扰她啊。” 李睿可不敢信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他冷笑了一声:“你要是再敢对我女人做什么,我能叫你在锦城混不去。” “啊?”黑鹰本能的要反抗,抬眼看见李睿的笑容,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的一口气就已经先泄了。 李睿低声说了一个名字,黑鹰的脸上变成黑,变成绿,然后又紫色了。“您早说啊,早点说了,我怎么会和您过不去?” 黑鹰赶紧说道,他将刚拔出来的银针放在一边,恭敬的说道:“要是早知晓您是那位的朋友,我哪里还敢乱来啊,请抱歉。” “这都不是什么事情,韩月呢,你帮我照顾着,自然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当然,有人对韩月有什么图谋不轨呢,你可以及时向我回报吧。” 李睿说完,就看见了黑鹰脸上的喜色,“当然没什么问题了,我对这一行很熟悉的,”黑鹰笑的满脸都是菊花,哪里还敢多说什么,他巴不得李睿能多找他办事,这样将来就是面对那人,黑鹰或许还能套上近乎。 只是被拉虎皮,还要不做恶事,李睿还是没兴趣多管的。 李睿嫌恶的看了一眼全身哧溜溜的黑鹰:“得了,你把韩月给我照顾好,其余的事情,我也不干涉你。”他戏谑的指指一边缩成一团的美女,“你们可以继续。” 黑鹰的脸彻底的苦笑起来,先是在关键时刻被人突然打扰,又是连番的惊吓,他早就软了,哪里还能继续? 况且他此时的狼狈,还被那女人看见,黑鹰简直都要想将这个马子灭了口。 焉知这马子非常了解黑鹰,她直接眼睛一翻装晕,黑鹰只好默默的望着李睿:“老大,您还有啥指示?” 叫他们继续,他却不离开,难道还想现场观摩吗? 李睿慢悠悠的说道:“我是在想,我是走们呢,还是按着原路返回?” 黑鹰想死了的心都有了,他只想快点能叫这位杀神离开。“您随意,随意。” 李睿这才满意的转身,从三楼阳台跃下,黑鹰的嘴巴张的了几乎能塞下一枚鹅蛋,他家这可是三楼……李睿说跳就跳了,黑鹰忙扑到阳台之前,只看见一道灵活的身影,正躲开小区的摄像头,跑向远处。 “真是吓死我了。” 黑鹰抬手望着手背上还在的针眼,眼神阴历的又看了看角落的女人,想了想,终是什么也没做,钻进了浴室。 女人等了半天,没什么声音,这才抱着床上的用品统统扔进了浴缸,用水泡了起来,看见黑鹰正是眼神不善的望着自己,妖娆女人用手捂着心口:“大哥,那人是做什么的啊,我都快被吓死了。” “算你聪明,要是我在别人耳中听见什么不该有的,我想你知道后果。” 黑鹰的声音阴测测的,女人却是连连点头:“老大,你放心,我们累了一夜。什么人也没看着。” 更不会提黑鹰那件事。 女人望着黑鹰的松缓了的神色,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李睿要回到刘家别墅,酒吧街是必经之路,四月酒吧已经关门了,李睿望着紧闭的门扉却是不可抑制的想到了韩月曼妙玲珑的身体,他只觉得浑身灼热。 那种焦灼从内心到外,完全没法减退。 “还知道回来?”刘薇半夜起来喝水,正看见进门的李睿。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花天酒地的男人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她老爸就是认定这个家伙了? “老婆舍不得我啊?放心吧,我就是在外面喝了一点酒,什么坏事也没做。”李睿摊开手解释道。 “欲盖弥彰。”刘薇白了李睿一眼,绕过他,钻进了自己的卧室。 李睿哭笑不得,他说的就是实话,除了吓尿一个男人,还打了一群混混没说之外,他说的只是喝了一点酒,就是真的不能再真的实话。 “哈哈……” 李睿窘迫的模样却是被听见客厅声音的刘云泽看在了眼中,刘云泽拍了他的肩膀:“薇薇就是被我宠坏了,她没坏心眼的,小睿,要是能看见你们在一起,我现在就是死也瞑目了。” “伯父,你的身体会好的,只要你好好的养养,之前病的那么重,人人还都说你病危了呢,现在还不是好好的,虽然只是虚弱了一点,这也是你过去太过操劳,公司的事情,家中的事情,我和薇薇会多用心的。”李睿说道。 他给刘云泽看的病,自然知晓他现在身体的情况。 刘云泽满意的说道:“我就看小睿是不错的孩子,薇薇终有一天会看见你的好,等你们到了学校,薇薇就要交给你照顾了,这个孩子心底不坏,有的时候有些没心没肺,” 李睿认真的说道:“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自然会看顾,伯父好好养病就行了。” 刘云泽一脸的欣慰,最后什么也没说,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刘薇等刘云泽进了房间才走出来:“李睿,谢谢你。” “谢谢我做什么?你是我老婆啊。” 李睿故作大惑不解的表情,这表情成功的激怒了刘薇。 刘薇瞪向李睿,却是最终松缓语气:“我谢谢你治好了老爸,也谢谢你劝着我老爸养病,虽然你有的时候是可恶了一点,但是总的来说,很多事情,我都要谢谢你,我欠你的。” “你是我老婆,不要那么见外,太见外了,伯父还以为我们有什么矛盾了。” 在刘薇要瞪眼睛之前,李睿赶紧回到了他住着的房间,剩下刘薇一个人在客厅里跺脚。 李睿给老爸治病,解决家里的困难,说实在话,李睿这样的人已经很难找了,刘薇知道李睿不错,却是每次在听见他喊老婆的时候总是想翻脸。 “可恶的家伙,”刘薇望着李睿的房间,脸上的迟疑最终化作了恼怒。“话都没说完就跑,半夜三更晚上出去泡吧,难道不是泡妞?” “不对啊,他泡妞我就应该抓到他的把柄,然后叫他自己去退婚,这样老爸就不会生气了,”刘薇自以为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她抱着枕头,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李睿却是不知道刘薇已经想好了对策,此时他回到房间却不是睡觉,而是盘腿打坐。下山之后,他就没有好好的修炼几次,每次都是被诸多俗事打扰,好像最近他对装比踩人已经上瘾了,每次出门不踩几个,这一天都像是少了什么似的。 “太上道君在上,弟子错了。”李睿念起清心咒,心中缓缓的现出了一片清明。被俗世所累,他的修炼已经停滞不前,要是叫人知晓他这个不称职的弟子根本就是沉迷进了纸醉金迷的现代生活。 只有李睿本人才知道,他并没有被迷住。 “你说,刘薇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是刘薇的未婚夫?”魏军眼露凶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她的未婚夫只能是我。” 张子明耸肩:“听说是自小定亲,毕竟人家在前,你在后,况且你不是没有追求到刘薇。刘薇和那个小子没有解除婚约之前,你只能臆想一下。” 魏军脸上的神情再凶戾,张子明根本就不惧怕,看着这个冲动无脑的家伙,张子明只觉得无奈,他以为这全世界都要为他服务? 他看上刘薇了,刘薇就要是他的? 笑话,张子明现在看魏军就是笑话,听说刘薇那个未婚夫将病重垂死的刘云泽都治好了,更是得到刘云泽的同意,刘薇是绝不会忤逆刘云泽的,虽然听说,刘薇对这个未婚夫不感冒,可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与魏军一点关系也没有。 魏军家算是有些门路,也只是有些门路而已,并不算是什么。 他这次从国外回来,就是因为听说了刘薇有了未婚夫,“我要弄死那个男人,薇薇只能是我的。” 张子明不置可否,在魏军看不到的地方,他的脸上闪过的是嘲讽。

上一篇   第19章 来的不太巧

下一篇   第21章 咦……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