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来的不太巧 - 都市护花高手

第19章 来的不太巧

“大哥,你要为兄弟们报仇啊……”黄毛一见到黑鹰立刻干嚎了一声,扑了过去,想要抱着黑鹰的腿。 黑鹰嫌弃的躲开他的手,“好好说话。你们不是出去办事?”黑鹰望着黄毛身后几个一身狼狈,鼻青脸肿的家伙:“怎么弄这么狼狈?老子叫你们去收费,你们怎么好像被狗咬了一样凄惨。” “大哥……”黄毛羞愤欲死,他抽抽搭搭的掩着面:“我们兄弟几个是按着老大的吩咐去收取保护费,谁知道……” 黄毛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大看上的那个女人,居然有个小白脸姘头,咱们哥几个就是被那小白脸打的。” 黑鹰一脚踹过去:“没用的东西,一个小白脸就能把你们打成这个样子,看来老子养了一群废物,真不知道要你们能做什么。” 想到黄毛的去的地方,他顿时想起来四月酒吧那老板娘娇俏诱人的容貌,********的身姿,不由得身体某个地方一阵火热,他拉过身边的一个女人,手就大肆的伸进了女人上衣内,使劲的捏了起来。 “大哥,轻一点,等会这些混蛋滚蛋了,还不是仍你为所欲为?”女人妖魅的笑道,身体扭着,朝着黑鹰的怀里缩去。 “小碧池,一会老子再收拾你。”黑鹰重重一把拍在女人腿上,他瞪着黄毛:“老子看好的女人怎么还会有姘头,是怎么回事?给老子说清楚。” “是,是。” 黄毛抹了一把脸,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黑鹰听说他看中的女人被人捷足先登了,顿时恼火的说道:“明天,多叫上几个兄弟,把老子看上的女人直接弄过来,先叫老子过瘾了再说,终于那个小白脸,找个机会给老子砍了,连老子看中的女人也敢碰,呸……” 黑鹰说完,搂着怀里的女人朝着楼上走去,黄毛看着女人妖娆的身体,不由得喉结上下滚动一下,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女人真特么的是个尤物。不行了,就是看着就受不了,得找个地方散散火气。”黄毛见黑鹰和女人已经不见身影,忙爬起来:“还不走?等着老大收拾你们?” “黄毛哥,老大的女人太特么的诱人了,我就看着她走路都快流鼻血了。”一个鼻青脸肿的小混混眼巴巴的望着黑鹰和女人消失的方向,嘴角泛出一丝银光。 “啪,”黄毛伸手给了这个小混混一个耳光,“你特么的想死是不是?连老大的女人都敢想,你忘记老大刚才叫我们砍了那个韩月的姘头,还不走?” “老大也没说现在去啊,刚才我们才去过,现在他们肯定都跑了。”小混混捂着被打的脸,含含糊糊的说道。 黄毛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是今天不去做,也要先离开啊。我可不想刚被人揍完,回头被老大再揍一顿。” …… 李睿靠着墙,等身上的酒气散的差不多了,这才朝着红颜酒吧的方向走去,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在他无数遍的念了道家的清心咒才彻底的散去。 “哎哟,您老怎么来了?” 黑鱼照例巡视酒吧,却是在酒吧的门口看见了李睿,忙像是招呼大爷一般的将李睿带了进来,“你老想喝点什么,我请。” 黑鱼好爽的说道。他没得罪李睿,此时就是看见了李睿也没半分的心虚,倒是态度比之前还要恭顺。 李睿斜睨了他一眼:“我还不到二十,老什么老,少废话,我什么也不喝,就是找你大厅一点事情。” 黑鱼看着自己的几个兄弟,此时正在酒吧的几个角度,他有些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李睿:“老……老大,他们好像最近没做什么坏事,我……我都看着他们呢?” 这都那儿跟那儿?李睿知道黑鱼是被自己打怕了,他说道:“和你们没关系,别人的事情。” 黑鱼松了一口气,伸出手背在额头擦了一下:“吓死兄弟了。您,您请说,我必定知无不言。” “距离这里不远的一条酒吧街,似乎是黑鹰的人在看着?你对这个人知道不?” 李睿慢条斯理的说道。 “黑鹰?别看他叫黑鹰,我叫黑鱼,其实我们八竿子打不着,这个人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黑鱼说道。听见李睿问的是黑鹰,他才完全的松下了劲儿,“您问,我看我知道不?” “黑鹰住在哪里你知道吗?我想去看看,” 李睿说的话很是平静,黑鱼的心里打了一个突儿。这位爷去看一下?肯定不会是好事。 他忙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知道,黑鹰住在那酒吧街尽头的一个高档小区,听说那是他一个马子的家里,最近那个马子比较得宠,黑鹰一般都会在那里。” 李睿找黑鹰自然不会是对那小子有什么青睐,黑鱼很肯定那黑鹰做了什么事情叫这位爷心情不好了。 能给别人找不痛快,是人人都喜欢做的事情,尤其是祸水东引。何况是李睿主动去找的。 “具体是什么位置,几楼几号?”既然是高档小区,要是不知道楼号,累死也找不到。 黑鱼看样子对黑鹰很熟悉。 “九栋三楼七号。” 李睿点了一下头:“行了,你继续巡场子吧。我有事会再找你。” “好,好,”黑鱼忙不迭的点头,他就是不情愿李睿找他,也不敢说,看见李睿,他的手腕就要痛。 泡吧出来,李睿又去红颜,这一来去,时间已经到了深夜,李睿嘴角浮起了一抹笑容,这个时间去会会那个黑鹰正是好时间。 九栋,三楼七号,李睿灵巧的爬上了三楼的阳台,翻了进去。 房间中灯火通明,却是没看见人,李睿在房间中转了一圈,只听见卧室中含含糊糊的声音。 “宝贝,我棒吗?”黑鹰满头大汗的正在兴头之上,妖娆的女人要性感的美女蛇一般紧紧的缠着他的腰,两个人都是极度装快的表情,显然正是关键时刻。 李睿摸了摸鼻子,站在卧室的门口,似乎是来的不是时间。 “达令,我爱死你了,你知道我简直是离不开你,你能叫人家********……达令……” “好肉麻。” 李睿推开卧室的门,就看见两道赤条条的身影正在做某种创造生命的运动。 “啊?”女人尖叫了一声,灵活的一滚,卷着床单躲到了房间的角落。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李睿根本不看那个女人,只看着床上光溜溜的黑鹰,黑鹰只好拿着一个枕头勉强的将关键部位遮住,“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老子的家?” “当然没什么大事,你就当我是串门的。”李睿坐在床头柜上,拿着手枪形状的点烟器,在手中把玩了起来。他啪的点着点烟器,又灭掉,如是反复。 黑鹰耐不住性子,“小子,你说不说话?跑老子家里搞毛?” 李睿按着点烟器,看着点火口已经通红,他走到床边,将点烟器按在了黑鹰光着的毛腿上。 滋拉一声燎烤肉的声音响了起来。卧室里隐约能闻见了烤肉的香味。 黑鹰哀叫了一声,等着李睿敢怒不敢言,“你,你想要做什么?”那点烟器的点火口早就是通红的。 黑鹰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腿上这快肉不仅是熟了,可能还有些糊,忍着剧痛,黑鹰勉强的挤出笑来。“哥们,你给句痛快的话啊。” 李睿捡起点火器,又开始一点一灭的玩了起来,并不接黑鹰的话,黑鹰现在看见李睿的动作,浑身都不自在。 特别是李睿的手就在枕头附近晃悠,似乎是想考虑要不要将点火器按在他用枕头掩盖的部位一般。 李睿摸着下巴:“这枕头是不是太碍事了?” 碍事你没的!黑鹰几乎要哭了,点火器按在他的肉上,最多痛一下,要是将不该烤熟的地方烤熟了,他以后怎么享受人生的乐趣? 可偏偏李睿笑的好似恶魔。黑鹰只觉得自己小腹越来越是胀。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腥臊气疲敝而来,李睿当然反应了过来,立刻后退几步:“我也没说要把你怎么样?你怎么就吓成这样子?” 黑鹰被李睿这装糊涂的神情几乎弄的神经质,他眼神闪烁:“我,我水喝多了。”本来一方老大,被人吓尿了,就是奇耻大辱,可如今送他奇耻大辱的人就在面前,黑鹰就是火气再大,也不敢此时将李睿如何,先不说他那些兄弟,更别说他现在的窘迫。就更不能叫别人知晓了。 黑鹰望着缩在角落的女人,眼中闪过了一道可惜,瞅着李睿的视线也不在自己的身上,他快速的朝着自己的枕头之下摸去。 出于习惯,黑鹰总是在枕头下放着一把枪,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在黑鹰手一动的时候,李睿同时发现了黑鹰的动作,这小子在枕头之下藏了东西,李睿怎么可能叫黑鹰当着他的面得逞? 看来之前他的行为没有给这个黑鹰带来什么影响。 李睿手指一动,一根银针闪电一般的出现在他的手指缝中,黑鹰的的手已经伸在了,枕头之下。 “在我的面前也敢耍花样?”李睿手指只是微微的一动。一道银光瞬间从他的指缝中飞袭向黑鹰的手背。 “啊……”黑鹰的手一僵,再也不敢动一下,他看清楚手背上插着的是一只中医才用的银针,脸色已经苍白了。 之前被李睿用点火器按在腿上,他只是吓的小便不受控制,现在他的手背上这一支小小的银针,竟然将他的半条命要吓的没了。 要是别的暗器,他还不怕,这银针太过细小简直是防不胜防,要是李睿想要杀他。简直是轻而易举,而且还不会是之前的简单恐吓。 黑鹰对自己从枕头下摸抢的动作有些无语,他纯粹是习惯性的动作。 黑鹰额头上隐隐的冒出了晶莹的汗珠,“我,我就是胆小,想要拿着。” “这种骗小孩的话就不要对我说了,首先我会不信任你,你这个人心机深沉,又反复无常。”李睿不客气的说道,显然没给黑鹰半分颜面。

下一篇   第20章 彻底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