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心情不好要打人 - 都市护花高手

第18章 心情不好要打人

韩月怒道:“谁是你老大的女人,胡说什么?” 李睿伸手揽着韩月的腰,“你们老大是什么玩意儿,拉出来遛遛?叫你们老大撒泡尿照照镜子,我们韩月是他能肖想的?人要有自知之明,看你们这群货色,就知道你们的老大也是什么歪瓜裂枣的,看看,像是我这样的翩翩美少年,才是韩月的佳配。” 混混们互相对视一眼,“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想死啊?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 李睿的手指在韩月的腰上轻轻的挠了一下,腰上的痒令韩月身子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正好缩在李睿的怀里。她有些别扭的动了一下,李睿轻声说道:“乖,别乱动,人家可是血气方刚小少年,你这动作实在是诱人。” 韩月的脸一红,当真不敢再动。 “你们两个,居然打情骂俏?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我们老大的女人?”黄毛混混指着李睿,歪着嘴巴,斜着眼睛,实在是没把李睿看在眼中。 韩月推了一把这个看着还不到二十岁的男孩:“你傻了,还不跑?” “现在想起来跑?晚了。”黄毛混混哼哼怪叫了几声,“兄弟们,将这个小白脸的腿打断,老大的女人也敢碰。” 黄毛混混的手一招,其余几个混混朝着李睿包围了过来,调酒师紧张的去摸吧台下早就放好的棒球棍。 韩月忙朝他使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调酒师红着眼睛瞪着这群混混,他也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看见这种情况,又是紧张害怕,又是气愤。 “一群垃圾,还想怎么样,打人?回家滚你老大的裤裆里学会了打人再拉出来吧。”李睿故意说的恶心无比,叫这些混混回去找他们老大回炉再造,然后从****出生。 一群混混被李睿的话几乎气歪了鼻子,此时哪里还能忍住,朝着李睿就扑了过来,好在他们还记得老大要韩月这个女人,他们的目标都是李睿。 李睿笑眯眯的不躲不闪,他伸手在韩月的腰上大肆摸了一把:“老板娘,我可是收点利息回来。手感不错,”他身后将韩月朝着柜台推去,调酒师立刻将韩月拉进了吧台,怎么也不肯放手。 李睿抬脚朝着最近一个混混踹去,将这个混混踹的跪在地上,嘴巴磕在地面上,直接几个雪白的东西从嘴里滚了出来,“我日,老子的牙……黄毛哥,打死他。” 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摸了一下嘴巴,看见自己手上满手血,他叫的更是大声,“打死他!” 黄毛被李睿突然暴起的一脚弄的有些楞了,看着李睿没有用什么力气的样子,可那兄弟满嘴血,黄毛的心中就生出了几分忌惮,“一起上,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 “上……” 几个混混张牙舞爪的朝着李睿扑过来,“打死他!” 李睿微微皱眉:“真要打架啊?我可是老实人,打架有损我形象。” “形象你妹。”黄毛混混朝着李睿呸了一口黄痰,李睿恶心的后退一大步,“你们也太……影响我泡吧的心情了,我想想,影响心情……对,你们影响的我不能好好的喝酒了。”李睿躲闪着混混的动作,嘴里念念有词。 “月姐,他行不行啊?要不要报警?”调酒师担心的问道。 韩月望着那张年轻的面孔,看见他嘴角泛起的微笑,心中一动,“等等看吧,我看他好像能应付。” 调酒师看着左右闪躲的李睿,讷讷的道:“还是报警吧?这些混蛋太过分了,几个人打一个,打坏了怎么办啊?” 韩月也一时有些没主意,这些混混根本不怕警察,她一报警,这些混混就跑了。等警察走了这些混混就会再次出现,她其实已经拿这些混混没办法了。“那怎么办呢?” 场中的情景却是一变,李睿沉腰追马,将靠近他的几个混混,一人一拳砸倒在地,“你们影响我喝酒的心情,还有欣赏美人的心情,你们老妈没有教育好你们,我就辛苦一下。” 说着,他朝着倒在地上的混混踢去,将还没爬起来的混混再次踢翻在地。 “小子,你敢打我们,你想死是不是?” 一个倒在地上的混混不怕死的叫嚣着。 韩月看的已经惊呆了,刚才还在为李睿担心,现在却是成了为地上的混混担心,“小兄弟,不要打太狠了,他们的头头不好惹。” 李睿撇了一下嘴:“不打狠点,难道还要请他们原谅不成?这些混混,得罪就得罪了,你怕就在一边看着就好了。” “你小子……”一个混混刚要出声骂,李睿一脚踩上他的脸,将他的脸与地面无限制的近距离接触:“你小子嘴巴不干不净的,我帮你收拾一下。” 他重重一脚踩下,被踩着的混混鬼哭狼嚎起来:“黄毛哥……” “叫黑毛哥,也没用。” 那黄毛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李睿:“小子,你有本事别跑。” 他站的地方距离李睿最远,看的就是李睿够不着他,指着李睿说完,他就要跑。 “他是要去找人。”韩月一下就着急了。 “找人?找他妈妈来,也没用。”李睿伸手从桌上摸到他刚喝酒的酒杯,朝着正在狂奔的黄毛就丢了过去。 “咚……”黄毛一个趔趄,身子不稳就滚倒在地上:“谁砸老子?” 黄毛呲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在后脑勺上摸了一把,后脑上出现了核桃大的一个包,他捂着脑袋看向酒吧里,地上他带来的人都横七竖八的在地上打滚,站着的人就他和李睿,韩月,调酒师。 喝酒的客人早就被他们的动作吓的缩了起来,没有敢冒头的。 “你们……谁……”黄毛指着李睿,就是这个家伙最可疑了。 李睿轻描淡写的说道:“还舍不得走啊?要我送你一程?”说着他伸手在柜台上摸去。调酒师忙递过去一只酒瓶。 李睿皱着眉:“这个太大,打死人还是麻烦。”说着将酒瓶在手中掂了掂,朝着黄毛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黄毛吓的一缩头,抱着头头也不回朝外就跑。 “小子,你有种,你等着,老子马上就回来。” 丢下一句狠话,人就不见了。连他的兄弟也不管了。 剩下的几个混混连滚带爬的也跟着跑了。 韩月着急的说道:“怎么办啊?这些混混再来就不会是这几个人了?我倒是可以将店一关,你怎么办啊?他们很记仇的。” “记仇就记仇呗,再来一杯,挺好喝的。”李睿坐在高脚瞪上,满脸不在意。“这些混蛋就怕比他们狠的,你看着他们来不来,肯定不会来。” 那些家伙吃了亏,肯定来,只是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要来也不会是今天。李睿肯定这些家伙不会出现。 韩月微不可查的叹气了一番,“小兄弟,你倒是胆子大,这些家伙就像是蚂蟥,你是不知道。” 调酒师一连调了好几杯酒,放在李睿面前:“小哥,你那一手好厉害啊,一个酒杯就将他砸倒了。” “完全是出其不意罢了,一个酒杯能有多大力气,主要他是胆小,不然也不会被吓到,这些家伙,你第一次露了怯,他们就知道你们好欺负。” 李睿将调酒师调好的酒都放在自己面前,装作不经意的说道:“这些家伙都是什么人啊?” 韩月泄气的道:“原来你是无知者无畏啊,他们就是黑鹰手下的狗腿子呗,”想到了黑鹰将她说是他的女人,不禁脸上有几分难看:“那个黑鹰,仗着自己是罗光明的小舅子,在这里为非作歹不是一天两天了。” 黑鹰,罗光明。李睿暗暗的记住这两个名字,本来这个事情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可谁叫他遇到了呢? 好像心里有些不愿意韩月为难,李睿自己也说不清楚。 “罗光明,不认识。” 李睿摇头。锦城说大不大,可也不小,他也才来一段时间而已,可一个混混能仗着是某人的小舅子,可见这个某人在锦城还是有点能量的。他是没听过这号人物,不过倒是可以问问雷少或是黑鱼。 李睿心里这么想着,“老板娘,我砸了你一只酒杯,喝了你的酒,算账吧。” 调酒师忙道:“都不算是什么钱,你帮了我和月姐,我请客,你还想喝什么,我请你。” 李睿摇头:“谢谢,心意我领了,做生意也不容易,还要应付这些害虫,”他从身上掏出几张红票子,放在柜台上:“这里乱,你们就早点回去,我想今天他们不会再来惹事。” 韩月忙道:“那,要不要我先送你一程,我再送小李回去,我有车,可以开快点。”这个年轻人刚惹了黑鹰的人,她不放心叫他一个人走。 “小李?”李睿反应过来,小李指的是调酒师,他咧嘴一笑:“巧合了,我也姓李,不用送了,我可不怕他们。” 他不但不怕那几个家伙。一会还要主动送上门去。 没有给韩月说话的机会,李睿直接打开了酒吧的门走了出去。那几个混混早就跑的没影了,不然能抓到一个,也能知道黑影在什么地方。 离开四月酒吧,李睿却是忍不住苦笑起来,就是刚才搂了韩月一下,此时脑中居然全是搂着韩月的柔软手感。 真是怪事了,他脑中浮现出韩月神秘高贵的气质,她精致的五官就像是熟识很久了一样,在他脑中清晰无比的浮现出来。 微微熏然在酒意浮了上来,李睿脑中乱哄哄的一片,那些混混的脸,他早已记不清楚了,只剩下韩月…… “真是他么的妖精,这一会就中毒了,明明没什么交集,怎么就那么印象深刻呢?”他皱着眉头去想翡翠原石,去想刘薇,吴小萌,赌石场…… 可惜的是他的努力失败了,不仅仅是刘薇美丽的面容他记得清清楚楚,吴小萌清纯可人,糯糯甜甜的声音他更清楚,包括刚才的……韩月。

上一篇   第17章 四月酒吧

下一篇   第19章 来的不太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