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四月酒吧 - 都市护花高手

第17章 四月酒吧

出了书房的门,刘薇就甩开了李睿的手:“哼,我才不要在学校看见你,你自己给老爸说你改变主意了,不想去上学。” “是你想把伯父气的中风呢。还是想我帮你把你老爸气中风?” 李睿故意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着,刘薇一愣,随即泄气的说道:“哎呀,算了,算了,不就是在一个学校上学吗?我警告你,没事别老跑到我面前,更别在学校胡说我们的关系。” “你是我老婆,还想有什么关系?” 李睿不怀好意的凑近刘薇:“还是你想……” “想你个头,”刘薇伸手就想拧李睿腰间的软肉,李睿怎么可能叫刘薇这小丫头得逞,他身子轻轻一转,就将刘薇的小手躲过。 李睿抓住她的手,含情脉脉的望着她:“老婆,不要这样吗,虽然咱们是未婚夫妻,可也不好……” “咳咳。”福伯干咳了两声。 刘薇这才发现他们走进了客厅,正姿势诡异的纠缠在一起,看在旁人的眼中就是她拉着李睿不放,怪不得福伯的干咳那么古怪。、 “小姐和姑爷感情这么好,老爷知道一定会开心的,”福伯笑着说道,看着刘薇的脸都红了,他忙躲到另一边,将客厅的空间让给他们。 “福伯……” 刘薇有苦说不出,她和李睿哪里有什么感情可言?偏偏福伯误会了,可偏偏还是老爸想要看见的结果。 “都怪你这混蛋,快放手。”刘薇低声威胁道。 李睿哪里会怕刘薇,他伸手在刘薇滑嫩的小手手背上摸了一把,然后笑眯眯的望着像是炸毛的小公鸡一般的刘薇:“老婆,你的手真滑。我好舍不得放手。” “不放开,有本事抓一辈子。” 刘薇口不择言的说道,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了蠢话。 “你是我老婆,这一辈子当然是要紧抓住你不放手的。这么漂亮的老婆,我要是放手才是傻瓜,”李睿故意气刘薇,这妮子说几句就像是炸了毛,他很喜欢这么逗她。 “你……” 在刘薇彻底要生气之前,李睿放开了她,“晚上我要出去泡吧。老婆不要太想我哦。” 被李睿摸了手正浑身膈应的刘薇立刻接口道:“有多远滚多远,最好别回来,泡吧?喝死你算了。” 泡吧怎么会喝死? 李睿不想纠结这些没营养的问题,下山之后他一直就在刘家,每天跟着这个大小姐,他还没好好的在锦城玩过。 毕竟是十几岁的青年,就算是他平时在老实持重,性子里还是有几分贪玩本性。 “口是心非的妮子,你要是说舍不得我就直说,我会勉为其难的留下陪你。” 李睿离开刘家别墅之前,给刘薇丢下了一句。想起刘薇此时气的跳脚的模样,李睿忍不住摸了摸鼻尖得意的笑了起来。顺着刘家别墅门前的路。李睿顺着越走越是宽阔的马路,走到了一处霓虹灯闪烁的小路上。 这里虽然是小路,可看着却是比之前大路热闹,十几家酒吧,ktv,娱乐城林林总总,不时传出唱的走调到没边的鬼哭狼嚎。 不少私家车停在路边。 街边的人影绰绰,其实李睿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从那天捡到吴小萌的红颜酒吧开始,他就知晓这种看着光鲜的地方,实则是藏污纳垢之所。 偏偏他今天就是想要找一个地方坐一下。顺着小路,他随意的走进了一家名为:“四月酒吧”的小店。 酒吧不大,比起街面上其他的酒吧来说,这家小酒吧实在是有些不起眼。 一进门,左手就是一排吧台,调酒师的手上下翻飞,舞动的像是一朵花,李睿走了过去,这才发现走进去就是别有洞天。酒吧里面并不是像门脸那样看起来小,右手是一个遮挡视线的转角,走过去才能看见,是一处小舞池,舞池的周围散落着数个半开放的小包厢。 “想要喝点什么?”调酒师问李睿。他手中的动作已经停下,李睿看着他的手下出现一杯一杯色彩绚丽的酒来。 “这个,来一杯尝尝。”李睿指着他的手边。 调酒师显然看出李睿不是常来酒吧的人,当即好心的提醒道,“先生您是第一次来吧?这个巴黎火焰很烈的,我给您推荐一款比较柔和爽口的,您看怎么样?” 李睿在吧台之外的高脚凳上坐下,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听你的。” 调酒师在桌子上随意的扫了一眼,拿出几个酒瓶,放在面前:“这鸡尾酒,有些是很容易醉人的,喝醉酒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我给您调一款,夏威夷风情,喝着平和,口感微辣,正好能体验一下火热的夏威夷。” 他很熟练的将几种酒混合,然后倒了一杯放在李睿的面前:“先生,请慢用。” 李睿端过酒杯,放在自己面前,好奇的打量,几种酒混合在一起,此时被混合的酒缓缓的分出不同的层次,看起来奇幻美妙。 “看的这么出神?不如品尝一下。” 女子的声音从李睿背后传过来。 李睿还没转身,调酒师就笑了:“老板娘,你这么突然说话,是不是太吓人了一点。” “怎么我很可怕吗?”在李睿身后说话的人钻进吧台,站在了调酒师的旁边,正看着李睿。 李睿眼前一亮,好漂亮的女人,夜晚灯光的浮华之下,女人的气质神秘又带着几分婉约。高挑有致的身材被黑色的长裙包裹着,她的面容像是吸引人上瘾的罂粟,明知道有毒,还叫人念念不忘。 “这是我们老板娘韩月姐,”调酒师随意的介绍了一下,就开始继续调制他的酒品。 韩月依靠着吧台,笑着望着李睿:“怎么?是嫌弃?” 李睿轻轻的摇头:“没有喝过,正在欣赏。” 欣赏美酒,也欣赏美人,如此赏心悦目的事情,没有人会愿意打破这种气氛。 韩月被他一语双关的话逗的咯咯直笑,“夏威夷风情,确实值得欣赏。” “是啊。” 李睿端起了酒杯,送到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 就在此时,从酒吧正门进来了呼啦啦一群人,“老板,一个月了。怎么样?是不是该交保护费了?” 听见这一声叫嚷,韩月本来淡定优雅的脸,顿时变了色。“怎么是这群阴魂不散的家伙。” 调酒师的眼睛一下就红了:“月姐,我和他们拼了。” 说着伸手就要从吧台下摸什么东西出来。 韩月忙按着他的手:“不要硬来,我去打发他们。” “月姐……” 调酒师被韩月按着,脸上又是委屈又是紧张。 李睿含着酒水在口中,郁闷之极,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这附近的混混,每个月都要收保护费,月姐上个月将他们赶走了,这个月又来。”调酒师显然是气愤异常。 韩月钻出吧台,挡在那几个混混的面前,“你们做什么?我可是合法经营。” 一个混混嬉笑着凑近韩月:“我们也没说你的经营不合法啊。关键是咱们这群兄弟,维持这一片的治安,是很辛苦的,老板娘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辛苦费啊?你开酒吧赚钱,我们维持治安是付出劳动……” “你们再来骚扰我,我要报警了。”韩月说着就要去摸手机。 一个混混上前拦在韩月的面前:“美女,不要着急嘛,我们的话还没说完呢,你看,你又不给兄弟们辛苦费,总不能叫兄弟们白干吧?兄弟们起早堂黑也是很辛苦的。” 韩月被混混的颠倒黑白,险些气笑了。 李睿望着这几个混混,他将酒全都倒在嘴里,一口咽下。“挺好喝的,再来一杯。” “你们这些厚颜无耻的蛀虫,赶紧滚,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韩月根本不怕这些人,她在这里开酒吧的时间不短,这些混混经常来捣乱,不是吓走她的客人,就是将她酒吧的服务员都赶走。 弄得她的酒吧现在只有她和调酒师两个人。 “美女,其实你长的很不错。”混混围住韩月,色眯眯的在韩月玲珑有致的身体上肆意打量,胆子大的更是伸手朝着韩月摸去。 “长的不错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韩月被混混的手抓住,她的脸色难看了,她一个孤身女人,哪里能对付这些如狼似虎的混混,更何况这些家伙色眯眯的,都朝着她身上隐秘的地方看,看的她浑身都发毛。 带头的混混嬉笑几声,“美女不要害怕嘛,你的姿色不错,我老大都听说了,这么和你说吧,我老大呢,看上你了,你不给保护费没关系,只要伺候好了我们老大,就当你肉偿了。哈哈哈……” 混混狂笑起来,“啪……”韩月又羞又气,一个耳光丢了过去。 正狂笑的混混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恼羞成怒的指着韩月:“臭碧池,你敢打老子?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要不是老大看上你了,老子肯定玩死你。” 周围喝酒的酒客们被混混的大呼小叫吸引了过来,那混混指着周围:“看什么看?现在清场了,下班了,都滚。” “这都是我的客人,你凭什么叫他们滚?”韩月见他们又驱赶她的客人,当即一口气冲了头顶,完全忘记这些混混之前的话。 “老板娘……”调酒师小声叫了一句,千万不能叫客人都走了,要是客人还在,这些混混还能收敛一点,不然只剩下他和美丽的老板娘,真不知道那些混混要做什么。 “我的要的夏威夷风情。”李睿敲了敲柜台,调酒师将调好的酒递给他:“你喝完就快走吧,我也不要你的钱了。” 李睿默不作声的接过酒杯,一口就喝了下去。 “我说是什么东西在酒吧里乱叫,吵死人了。”李睿走了过去,站在韩月的身后,将韩月一把拉到了自己身边,“叫我看看,都是什么下三滥的玩意还会上酒吧?” “你他么的是什么东西?”一个满头黄毛的混混,伸手就要推李睿,李睿拉着韩月后退了一步。 韩月焦急的说:“你快离开,你走了,还能报警!” 李睿竖起手指轻轻的晃了一下,“美女,你搞错了,”他凑近韩月的脸,“该走的不是我吧。” 黄毛混混一把没推着李睿,见他凑的韩月那么近,他叫嚣着:“这是我老大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