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雷少,睡的可好? - 都市护花高手

第11章 雷少,睡的可好?

“他家?只要有点名望的人,谁不知道那纨绔住哪里?”刘薇撇撇嘴,一边扭动红色帕加尼的钥匙,发动了车。 离开了叫他们有不愉快用餐回忆的法国餐厅,刘薇指着车外的一片别墅区。“那混蛋的家最好找,谁那么无耻的把裸女雕像摆满了一个院子的,就是他家。” 说话的语气里满是不屑。雷家生意上对刘家的压迫,已经逼迫的她家几乎到了要破产的边缘。要不是李睿赌石开出来的翡翠,还不知道要如何支撑下去。 提起那个可恶家伙的名字,她都觉得恶心。 李睿朝着那别墅区看去,将这个位置记在脑中,“看你说的那么义愤填膺,那我帮你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好了,反正他也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他不顺眼。” “你想要怎么教训他?”刘薇想起法国餐厅里那见到的一群混混,脸上就是一阵苍白。 李睿竖起了手指,轻轻的摇了摇,“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德行,”刘薇白了李睿一眼。“没事装什么高人?别以为打了几个混混就以为无所不能了,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姓雷的身边有多少保镖?”李瑞一个人就是再厉害也对付了不了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那些家伙和刚才的混混可不是一个路数的。 李睿没有接刘薇的话,他伸出手指在车窗上轻轻的敲击了几下,瞬间就想到了要怎么做才能解决雷少这麻烦,“就在这里停车,我要下车。” 刘薇将车停在路边,李睿下车就扬长而去。刘薇望着那远去的背景,气的在方向盘的上拍了一把,将方向盘当做是那个可恶的家伙,“太可恶了,拿本小姐当你专车司机,混蛋,混蛋……” 李睿已经走远了,哪里能听见刘薇的抱怨。走出刘薇看不见的地方,李睿随便的招停了辆出租车:“别墅区。” 司机从后视镜里望着这穿着大短裤,破t恤的年轻人,眼中露出了轻视:“那别墅区的房子,可不便宜啊。” “是啊,我也就是去看看朋友,”李睿早就发现了司机的轻视,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司机,不紧不慢的说道。 司机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情,看这一身穷酸的模样,想也不会是他的别墅,“到了,十五块,”司机将车一停,李睿朝外看了一眼,正是刘薇之前给他指的别墅区。 李睿从大短裤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二十元,递了过去,“找钱。” “给你,”司机从车窗丢出一张五元,发动车就丢下一屁股尾气,还丢下了一句:“穷酸。” 李睿也不生气,将五元钱捡起,装进口袋,双手插进大短裤的口袋。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别墅区。 “你是干什么的?”一个保安见李睿衣着邋遢,立刻拦住了他。“拿出你身份证登记一下。” “8452***,身份号,你登记一下,我去看看朋友在不在家,看看就出来。”李睿早就见多了这种捧高踩低的势力家伙,他和这些人也没什么矛盾,总不能有一个看不起他的,他都要伸手教训一番。 “看看?难保你不是来看路线,踩点的,”保安一边登记李睿报出的身份证号,一边说道,“也不知道你这身份证号码是真还是假的。” 李睿将身份证摸出来,丢在他面前:“看看,这照片是不是我?这号码,有没有错?我就是看我朋友。” 保安拿过身份证将照片与李睿仔细的对比了一下:“还真是本人,你进去吧,不过要快点出来。” 李睿拿过身份证揣进了裤兜,懒懒散散的朝着别墅区深处走去。 那保安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这么穷酸的样子,也能认识这住别墅的人?”他做保安时间不短,自然知道能进入这里的人不能轻易得罪。这个家伙虽然穿的邋遢,十足穷酸,难保他不是别墅区哪位大爷的朋友。 李睿耳力超然,将保安的话完完全全的听到了耳中,他就算是再好脾气,此时脸上他也有些难看,“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李睿这一路上已经被两个人连着轻视了一番,心中郁闷的只想吐槽一番。 树繁叶茂的观赏林木到处倒是,一片绿意盎然,一栋栋的别墅掩映在这些葱茏树影之中,李睿一个个看过去,看见了树叶中掩藏着的摄像头,短短一截林荫路,居然有几十个的摄像头,“这住别墅的人,真特么的土豪。” 那雷少的别墅会在哪里呢?李睿记得刘薇说过,他的别墅有很独特的标示,他看了一路,都没找到合适的别墅。 刘薇可没理由骗他,他走进了别墅区的深处,顿时被一处风景吸引住,一座汉白玉的裸女雕像出现在李睿的面前。 看着这数米高的雕像,李睿彻底无语,看来这就是那雷少住的地方了,这么明显的标志,他就是想要认错,也不可能。 别墅最多的景观就是大小不一的裸女雕像,这雷少还真是恶俗至极。 别墅的院子里几个保镖走来走去,“看来雷少在家。”李睿看看四周,选择了一处摄像头较少的地方,身子轻轻一跃,跃进了院中。 正好一个保镖走过来,看见李睿跳进来的动作,作势就要大喊:“什么……”人字没出口,李睿一记手刀砍在了那保镖的后颈之上。 保镖翻了一个白眼,身子软了下去,李睿将他丢在树丛里,寻了一扇打开的窗户,就翻了进去。 “刘四这小子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真会偷懒,”一个声音传进李睿的耳中,李睿的身子贴着墙壁,等说话的保镖走过来,他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想死就叫。” 保镖的眼睛瞪的又圆又大,显然是认出了李睿,毕竟白天才在赌石场见过,“唔唔……” “不许叫……”李睿的手捏着他的脖子,看着那保镖露出惊骇的目光点了点头,这才将捂着他的嘴另一只手松开。 “雷少的屋子在哪里?” 李睿问道。 保镖指指头顶:“左转第一间。”这个人能摸进来,说明刘四已经招了毒手了,他有些惊恐的望着李睿。显然是将他当做了穷凶极恶之人。 “但愿你说的实话。”李睿依葫芦画瓢,一手刀砍在那人后颈,将他软倒的身体放在了隐蔽之处,李睿的身形如灵猫一般的窜上了楼梯,他听过了,这楼梯上,和楼上再无保镖。 左转第一间……看来就是这个。楼梯口左转,就是一扇紧闭的房门。 李睿的手轻轻的按在了门把手之上,道家内劲暗暗运在门把手之上,他扭开门把手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丝动静。 偌大的房间展现在李睿面前,里间的卧室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李睿分辨出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他当即朝着里间走去。 雷少正抱着他的枕头做着美梦。 李睿凑近他,呼吸拂在雷少的耳边,“雷少,睡的可好啊?” 正睡的香甜的雷少突然感觉到脸上,脖子上,什么痒痒的,一个恶魔一般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难道做梦也能梦见那个可恶的家伙? 那种痒痒的好似别人故意在耳边吹气,雷少顿时浑身一震:“不是做梦!” “谁?”雷少睁开眼睛,眼珠几乎瞪了出来:“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保镖……”雷少刚要大喊,李睿伸手虚按着自己的嘴唇:“嘘……不要吵嘛,那么大声做什么?” 李睿懒懒的在床边坐下:“看见我,惊喜吗?” 雷少眼珠一阵乱转,他惊喜个p。险些都要被这个混蛋吓死了。“惊喜才见鬼了。把你想杀我?” “你觉得我不敢杀你?”李睿伸手轻轻的按在床头柜上,在雷少不可置信的目光里,他轻轻的一掰。床头柜上顿时少了一块木板,雷少吓的大气不敢出,这一手要是捏在他的脖子上,可是随便能要了他的命。 李睿的动作却是并未停止,他的手指轻轻的一搓,手中木块便如碎雪一般纷纷落下。 雷少望着地上的木屑,眼中惊骇更甚,浑身不可抑制的一阵阵发寒,他知道,自己的脖子绝不会比这木头结实:“你,你想……做什么?” “我什么也不做啊。”李睿轻轻的拍拍手,将手上的木屑拍干净。他的语气轻柔了几分,伸出颀长的手指,轻轻的落在了雷少的颈子上。“你说,脖子要是拧断的话,会是什么感觉?” “……”雷少两腿禁不住的颤抖起来,一股热流顿时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房间中立刻充斥着一种腥臊气味。 “这就吓尿了?” 李遂鄙视的望着雷少,收回了手指。 雷少的脸又羞又红,一半是气的,一半是臊的,“你,想怎么样?划下道来。”这个人是恶魔,雷少知道他是吓唬自己,可偏偏,他抑制不住恐惧,毕竟他是人,是人就有弱点,雷少很怕死。 “我什么也不想做,就是听说雷少对我念念不忘,所以来探望一番。” 探望?雷少现在恨不得离这恶魔远远的,偏偏他连动都不敢动,睡裤上冰冷一片,黏糊糊的粘在他的身上,别提有多腻歪了。 “那……看也看过了,你你,还不走?” “嗯?”李睿拖长了声音,似笑非笑的看过去。 雷少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你……还想怎么样?”看来他找的黑鱼也是栽了。 “什么也不想,就是想提醒一下,某些人呢,不是你惦念的,你想,我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也能杀人于无形,你要是想死,可以继续找我麻烦,我呢,脾气很好的,肯定会再来探望你,”李睿缓缓的说道,语气中却是叫雷少心寒的冰冷。 “再……再也不敢了,以后,我……见了你躲着还不行吗?”雷少暗暗决定,以后有这个恶魔的地方,他绝不会出现。 “唔,算你识相,我给保安说了,我是看朋友的,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李睿走到窗前,见树丛中的刘四已经捂着脖子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