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们挡着光了 - 都市护花高手

第10章 你们挡着光了

为首的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壮汉在用餐的人群中巡视了一圈,伸手朝着李睿所在的方向一指:“就是那小子!” 李睿的余光早就发现了几个人,他低头吃着东西,他的听力过人自然听见了大汉口中的“小子”就是他了,这么一会就有人来找上门,除了刚刚那个傻笔雷少,李睿不做他人可想。 刘薇也已经看见了正朝着他们走来的几个大汉。刘薇的语气有些颤抖,拿着叉的手怎么也叉不住盘中切好的牛排。 “那几个人不会是来找我们的吧?” “原来是不确定的,现在确定了。” 李睿的话音没落下,中年大汉已经到了二人的近前,挥拳朝着李睿砸了过来,“小子……你得罪人了,你知道不?” 李睿顺势一低头,准确的叉到了一块红椒,放进了自己嘴里。慢慢的咀嚼了起来。大汉见他那一拳头竟然没击中,那小子正好低头吃东西。 刘薇捂着嘴巴,好悬没叫出声来,她在桌下踢了李睿一脚:“吃什么吃,跑啊!” 几个人而已,李睿怎么会跑?他端着盘子作势要吃……大汉怒吼一声,第二拳已经落了下来。 “可惜了,这里的饭可不便宜。” 李睿装模作样的可惜了一番,他的身子猛地一缩,将桌子与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的刘薇推开了二尺距离,他挡在刘薇的身前,一手挡住大汉的拳头,另一手上还端着盘子:“早说你想吃我剩下的肉,你不说怎么知道我给不给你呢?” “吃你m……” 大汉的拳头被李睿轻飘飘的挡住,他脸上的横肉一阵抖动:“废物,带你们几个过来是看戏的?” 他身后的几个大汉将李睿包围了起来,倒是没人注意拿着刀叉明显被李睿的动作惊的没敢动的刘薇。 “说脏话是不好的。”李睿手心收紧,抓住盘子就在朝着大汉满是横肉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哗啦……”瓷盘一下就碎成了渣,大汉脸上满是肉末和酱汁。 “你小子找死。”得到为首的大汉授意,包围着李睿的几个人同时出手。被李睿砸了一盘子的大汉胡乱的伸手从一边的桌上抽下了一块桌布,将自己的脸擦了擦,这才朝着李睿扑过去。 “我死不死,不是你们能决定的,既然你们的妈妈没空管教你们,你们李爷我就辛苦代劳一下。”李睿将大汉手臂一扯,轻松的将他甩到了面前,那几个人的拳头无一例外的落在了大汉的身上。 “哎呀,你们也真是的。打错了……” 李睿装作慌忙的叫了一声,手中提着的人面部肌肉已经扭曲了,显然那几个大汉下手不轻,“k,你们还想打死老子?”大汉脸皮涨红,粗着声音朝着周围已经慌了神的手下吼叫道。 “鱼……鱼哥,我们不是故意的。”一个大汉慌忙的解释道,谁能料到这个小子能提着鱼哥当做是盾牌? “他们当然不是故意了,这叫有意为之,你死了,老大的位置不就是让出来了?”李睿故作认真的说道。 他手里提着的人脸色都变了,恶狠狠的望着他的几个小弟。 “鱼哥,不要听他胡说,我们真不是有意的。”其中一个大汉哭丧着脸,另外几个脸色也很难看,看着李睿的眼神都越发不善。 李睿变扯为提,一把抓住大汉的腰带,将那凶神恶煞的中年大汉提离了地面,顿时成了李睿手中巨大的肉熊。仍凭他怎么挣扎,也奈何不得他身后的李睿。 “放老子下来。”大汉满是横肉的脸涨的紫红发黑。 他的手下投鼠忌器,哪里能想到这个看着年轻的邋遢小子,会有这个本事,才是一个照面就将他们的老大抓住了, 李睿不为所动,那大汉着急了,“你们上啊,没看见老子被抓住了?” “鱼哥,你还在人家手里呢。”一个中年大汉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黑鱼是他们中最厉害的人,那小伙子就没怎么出手,黑鱼老大就落在了他的手上,他们几个人哪里还敢出手? 刘薇反应了过来,忙摸手机:“李睿你先,坚持一下,我报警。” 大汉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慌张。他们就在是混,也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不用报警,我来收拾他们。”这几个小喽啰,李睿还不看在眼中。 “可……”这些家伙的样子实在是有碍观瞻。刘薇拿着手机却依照李睿的话,没有报警。 大汉松了一口气,“小子,算你识相不报警。还不放开我?” “我还没帮你妈妈收拾你呢。”李睿将大汉丢在地上,缓缓的握起拳头,“你们一起上吧,我好久没动过手了,正好拿你们当做饭后小运动。” “上……”黑鱼被李睿丢在地上,不但没想到快速离开,第一反应是找回场子。“嘿嘿,小子你死定了,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能打过我们六个,” “听大哥的,上……” “上……” 五六只壮硕的拳头,朝着李睿身体各处攻击而来。 李睿眼神不变,身体油滑的像是水中的游鱼。身形轻轻一扭,就躲过了他们的拳头,趁着他们冲劲没退,李睿身子猛地朝后倒去,一计“沉鞍下马”他的另一只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抓住了一只不锈钢叉子,趁着弯腰后倒的时候,手中的叉子狠狠的插向了几个人交叠的手腕。 “啊……” “小子你狠……”六个大汉的手腕被一只小小的叉子穿在了一起。黑鱼咬着牙将那叉子拔下。 他捏着手腕,望着面上云淡风轻的李睿,已经不再当他是好捏的软柿子了。 “说吧,雷少想叫你们做什么?” 李睿抽了一把椅子,坐在黑鱼的对面,他肯定这黑鱼不敢动,看着他身边几个抱着手腕不敢叫的大汉,李睿就知晓自己该怎么做了。 黑鱼脸色微变,他倒吸了一口气:“你都知道?” “那当然,我就得罪了这一位,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他是想叫你们教训一下我,还是做什么?看你们的样子,可能不会这么简单吧?” 李睿嘲讽的一笑,他刚才在赌石场大法熊威,还顺手黑了雷少一把,雷少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他想做什么?杀人?” 刘薇瞬间脑补了一下画面。好像也没做什么,那家伙应该不会这么卑鄙吧?看着李睿笃定的样子,应该是对雷少的行为心中有数了。可李睿现在这个样子……刘薇嘀咕了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黑大佬。” 黑鱼心一横,咬牙说道:“雷少说你害他损失太大,叫我们哥几个从你身上抢个东西回去,说是弥补下损失。” “弥补损失?凭他还是你们几个?敢惹我,就要承担惹我的后果,既然惹了,就不要事后弥补,我是不会给这个机会的。” 他就是故意将几个没用的赌石标了高价,没想到那个废物种子真的全都买了……一个亿,还真是财大气粗。 “大,大哥,我们几个,也是受人之托,你想怎么处理我们?”黑鱼倒是光棍,知道不是李睿的对手。 “你们留着,是想我请你们吃饭?我可没钱,都是我老婆掏钱吧。”李睿拍了一下手,屁颠屁颠的坐到刘薇的对面:“老婆,被他们打扰了半天。我没吃饱。” 黑鱼混了很久,当然明白这是李睿不追究的意思,他粗声说道:“我们哥几个先得罪了你,承蒙你放过我们哥几个,我叫黑鱼,以后大哥有事可以叫我们哥几个跑个腿,我黑鱼保证没二话。” “可……我嫌弃,快走,快走,你们这几坨,挡着光了。” 李睿露出嫌弃的神色。黑鱼一招手,带着他的人灰溜溜的走了。 一边站着的法国餐厅的经理见状,立刻走上前来,刘薇摸出钱包:“损失了什么,我们赔偿。” 金发碧眼的经理用精纯流利的中文说道:“给二位的用餐留下了不愉快的印象,是我们的不对,二位今日的消费全部免单,而且二位还可以重新点餐。” 刘薇拿出卡:“谢谢,虽然出了一点小意外,和餐厅没有关系,我们吃好了。” “老婆,免单不是正好吗?法餐好贵的。”李睿说道。要是他自己的话,是绝不会来这样的地方用餐。不过这洋鬼子的中文说的还是怪流利的。 刘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闭嘴。”她把卡递给那经理:“你的歉意,我们接受。现在付账吧,我们用餐完毕。”她要是用这借口吃一会霸王餐,回家。她老爸也会专门叫秘书送钱来。 “我就是随便说说。”李睿耸肩,他随便开一块石头出来都是不菲的钱财,自然也不会看这种便宜去占。 “随便说说也不行。”刘薇口气强硬:“和你出来,你就惹事。”雷家一直在压着他们家生意,现在李睿和雷少结下这怨很,按着雷少睚眦必报的性子,肯定不会叫刘家好过。 想到此,刘薇又狠狠的瞪了李睿一眼。 “我可是很老实的,好吧?什么叫我惹事?明明是这雷少自找的。” 李睿无语,要不是那雷少想要占便宜,又怎么会损失那么多钱?再说,又不是他逼着他上当的。 “反正就是不对。”现在没有什么人了,刘薇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面对“蛮横”的刘薇,李睿只好投降。 “我不对,好吧?老婆,你知道不知道那个雷少住在什么地方?” 李睿装作不经意的问道。那雷少有胆子叫黑鱼抢他的东西,那就要有胆子接受他给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