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漫天要价 - 都市护花高手

第1章 漫天要价

“唰——” 一个完美的甩尾,一辆红色帕加尼停在了洛山街的路口。 “我擦,老婆,你刚才那是要谋杀亲夫啊!就算你对我再不满意,也不必拉着我一起去死啊!” 副驾驶室座上,李睿一脸虚惊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转头心有余悸的瞪了一眼驾驶座上的妙龄女子。 妙龄女子约莫二十岁出头,盘着发髻,一身白色修身套装,将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而她那精致清纯的面庞,更是让明星都会黯然失色。 此时,她的心情似乎并不很好,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了寒霜。 “李睿,我跟你说过,不要叫我老婆!” 刘薇气的用粉拳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转过头,杏眸怒视着李睿。 “那怎么行呢!我可是负责任的男人。虽然你不是很满足我娶媳妇的标准,可既然有了婚约,我就是受点委屈,也不会对你始乱终弃的!” 李睿似乎不在意刘薇那仿佛那能烤死他的愤怒目光,双手背在脑后,倚在副驾驶座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说道。 “你!” 刘薇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 当初为了安慰病危的父亲,她亲自去了灵隐山,将面前这位名义上的未婚夫,给接进了自己家里。可之后的半个月里,她感觉仿佛整个人生都仿佛不好了,灰灰哒。 不过,她倒是不后悔。因为她不得不承认李睿倒是有些本事,只是给自己父亲针灸了几次,本来濒临垂危的父亲就很快康复起来,看起来很快就能出院。 “都什么年代了,那时候的婚约早就做不得数。我们现在不过是在我父亲面前演一场戏,等父亲病情好转,出院后,你就给我滚出我的视线!” 刘薇像是河东狮,咆哮道。 不过,到底是美女,就算是咆哮,仍然充满了一股别致的韵味,看得李睿暗自很满意,心想怎么也要赖在刘家不走了…… “呀,这样可不好!你这可是卸磨杀驴啊,你就不怕我走了,伯父又突然气出个脑中风啥的……” 李睿摇头晃脑,不以为意。 “……” 刘薇彻底无语了。 事实上,每次耍嘴炮,最后斗败的那只一定是她。她又不得不承认李睿说的很有道理,这些天下来,她的父亲已经对李睿这位准女婿是越看越满意,越聊越投机,简直快成了忘年交了。 自己要是真的将他赶走了,父亲说不准真的再被气出个中风都不无可能。 越想越烦,刘薇抬起穿着限量达芙妮水晶鞋的秀脚,一脚将车门给踹来,摔门下了车。 “喂,别生气嘛,老婆,你这要去干啥啊!” 李睿也连忙下了车,跟了上去。 “小萌快过生日了,我去给她挑选一件礼物,你就别跟过来了。” 刘薇头也不回,不耐烦的说道。 “嘿嘿,我跟你一起。” 洛山街,是锦城的玉石古玩一条街,两人一走进,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没办法,对比太强烈了。 刘薇一身名牌,金光闪闪的白富美,而李睿则是裤衩背心拖鞋,蓬头垢面,不修边幅,典型的穷**丝中的战斗机,除了长得确实是帅的一塌糊涂,其他怎么看,都和刘薇站在一起十分的突兀不搭。 “妈的,又是一个勾引深闺寂寞小富婆的小白脸!”已经有人低声嘀咕,给李睿贴上了标签。 李睿耳力惊人,这是如蚊蚋般的嘀咕声,都清晰的被捕捉到,只是他似乎也不在意,懒洋洋的背着手,左看右看。 他下山不久,以前从未见过古玩玉石街,感觉十分新奇,看着看着,就忽略了刘薇。 正在看的入神,突然,一声尖叫钻入了耳中。 下意识的转头看到,只见刘薇和一位尖嘴猴腮、瘦如竹竿中年男子撞到了一起。 刘薇被撞倒在地,坐倒在地。而中年男子却蹲在地上,一脸悲痛的望着地上的一只被摔掉了麒麟角的玉质麒麟。 刘薇挣扎着站起身来,微蹙着秀眉,正好说话,中年男子却是先开口了。 “你走路没长眼睛吗?这可是我家传多少代的宝物,现在摔坏了,你给我赔!” 中年男子转过头,双目赤红的死死盯着刘薇。 那架势,让人一看,都以为是蒙受了天大的损失,想要杀人拼命的感觉。 刘薇楞在当场,“这个,刚才明明是你撞得我啊!” 她都有些莫名其妙啊,刚刚正好好观看着街道上有什么可以买的古玩玉器,平白无故的被面前这位男子给撞到在地,屁股感觉都快摔开花了,疼得要命,刚站起身,对方竟然还让她赔偿摔坏的东西,真是岂有其理。 “胡说!我看是你想耍赖是吧。大家快来看看啊,有钱人为富不仁啊,撞坏了别人的东西,还不想赔,简直是没天理了啊!” 竹竿中年扯着破锣嗓子,就开始大喊起来,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悲怨啊,听的让人都起鸡皮疙瘩。 呼拉一下———— 洛山街上大量的游客都围了上来,饶有兴致的看起了热闹。 “对,我可以作证,明明就是这位女子撞了这位大哥,这才使得这位大哥手中的玉麒麟抛飞出去,摔掉了麒麟角———” 一位站在竹竿中年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戴着眼镜的青年,此时伸出手一指刘薇,大义凛然的帮腔说道。 刘薇气坏了,她又不傻,一眼就看出这两个家伙是一伙的,联合起来坑自己。 尤其是看到周围围观的众人众目睽睽的盯着自己,指指点点,她一位大小姐何曾受过这样的阵仗,脸色都涨的通红,神情尴尬到了极点。 “你们!你们无赖!我懒得理你们!” 刘薇气的跺了跺小脚,直接一哼鼻子,扭头就要离开。 “不行,不进行赔偿,你别想就这么走!” 中年男子眼疾手快,上前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想干什么!”刘薇又气又急,想挣脱开来。 “你得赔我钱!我这传家宝被摔坏了,你得赔我三万块。我才让你走!”中年男子声色俱厉的说道。 “神经病啊!明明是你撞得我!凭什么让我赔钱!” 刘薇倒不是在乎这三万块钱,别说三万块,就是三十万,她也能眼睛眨都不眨的扔出去。 可是这样平白让人讹诈,她却是异常的愤怒。 “你再这样,我可要报警了!让警察来处理!” 中年男子一听刘薇不肯屈服,反而想要去报警,顿时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慌乱。 他可是碰瓷的惯犯啊,警局里可都是有档案的。当时被调出来,自己别说讹诈到钱,恐怕直接得继续吃牢饭啊。 眼珠子一转,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是没天理啊,俺是乡下的,第一次进城,就这样被欺负啊。俺家里老母亲需要治病,迫不得已来城里变卖祖传宝物啊,现在宝物砸了,卖不出去了,我没法拿到钱给老母亲治病,干脆死了算了啊!” 中年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看得众人都不禁心里戚戚然。 他们本来其实都感觉这应该是一场碰瓷,现在心里都不禁有了些怀疑。 “哎呀,这年头,有钱人就是任性不讲理啊,打坏了人家东西,肯定要赔偿的嘛。” “何止是不讲理啊,你想想,现在社会上的坏事,不都是有钱人干的啊。” “是啊,人一有钱了就不要脸了啊。” “你看那姑娘身上的衣服,恐怕都不止三万块啊,我猜,应该是找干爹买的……” …… 纷纷扰扰钻入耳中的指责声,让刘薇差点都气炸了,她柳眉横挑,胸前一对傲人双峰不断的起伏,小脸上布满了煞气。 看的一旁看戏的李睿直乐。 经过这半个多月的相处,李睿可知道这小妮子可不是什么脾气温柔的主,待会火药桶被捅炸了,指不定做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这是三千块,我身上现金只有这些,要就要,不要拉倒!” 刘薇从限量版手包里捏出一沓纸钞,摔在了地上,冷冷的说道。 要不是最近父亲生病住院,不能惹出什么是非来,刘薇保证自己一定会像以前对付一位在她面前脱内裤的变态那样,一脚踢爆面前这位中年男子的卵蛋。 中年男子感觉碰瓷成功,三千块已经算不小收获了。正准备起身,却看到身旁的那位四眼青年不断给自己递眼色,并且微微指了指不远处街口挺着的那辆红色帕加尼。 那可是千万级的豪车啊! 中年男子一瞬间感觉呼吸都急促了。 他捡起了地上的三千块,却突然变脸,“就才三千块!你打发要饭的吗?我那可是祖传的古董,明代皇室的玉器。至少赔我三万,不,五万,不对,十万!” 中年男子漫天要价了。 而此时,四眼青年却凑到了刘薇跟前,低声说道:“小姑娘,你可是有身份的人,帕加尼,中国恐怕没几人能拥有。你可不要因小失大,要是我把这件事捅到网上去……嗯,你懂的!”

下一篇   第2章 卖了